陳家健《當值律師加薪.遲來好過無到》

有道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然而在香港這個資本主義社會,有錢的人比窮人是享有著更多的「平等」。例如筆者駕車超速,只能乖乖繳交罰款,但大亨駕車超速,就可以聘用重量級大狀和專家抗辯,令控方不得不修改控罪。很明顯,有錢人和窮人所能享有的法律服務,是不一樣的。

為了盡量補救窮人面對的不利情況,香港的司法制度本身都有一些措施,例如政府付錢的免費法律諮詢,又或是裁判法院當值律師服務,令窮人面對法律問題或官司時,不用徬徨無助。

不過,這些措施由於無利可圖,經年累月沒有改善,早已落後於時代的發展。例如免費法律諮詢,只在部份區域提供,又缺乏宣傳,參與者幾稀;當值律師服務,則由於薪酬長期離譜地偏低,導致大部份具質素和資歷的律師不肯參與。現時當值律師服務收費如下:

  1. 全日費用(即假設工作八小時):7,300 元
  2. 半日費用(即假設工作四小時):3,630 元
  3. 審訊前預備費用:每小時 880 元

驟眼看去,這可能對一般人來說已經是很高的薪水,實際上卻是遠低於律師的平均水平。大家從常理可以推斷,除非有著特別的原因,否則誰願意辛辛苦苦讀書去當上律師、卻收取著行內最低的薪酬?這個現象,在任何一套講律師行業為主的肥皂劇裡都是話題之一。是人都知道當值律師是無人問津的一塊豬頭骨。

然而,不知何故,一個電視劇都會反覆講到的問題,香港政府卻一直是處之泰然。當值律師薪酬,由 1992 年之後一直未作檢討,即使兩個律師會常年要求,政府都是置若罔聞。直到二十七年後的今天,才提議上調 56.2%,算是追回二十七年來的增幅。其實政府以這個幅度調整,變相也是承認了,過去當值律師一直是被 Underpay。

大家可能會覺得,香港律師的收費本身已經很貴,居於世界前列,這些加薪都不過是上流社會的事,於我無關。其實,香港有 80% 以上的刑事案件均在最初級的裁判法院審理,大部份普通市民會面對的訴訟均在此進行。因此,吸引法律人才在裁判法院為市民服務,對市民的自由、生活和保障,是息息相關。因此,大家切勿看輕這次的改變。

在香港法治不斷倒退、遭受衝擊的這個時代,當值律師服務的加強,也算是一個難得的好消息。我期望可以有更多好的律師,在基層的前線守護市民的人權,為香港的法治打下良好的基礎。

  • 陳家健,香港領先研究所總監、香港大學校董、上市公司執行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