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梁國雄,你不如稱帝?》

社民連梁國雄宣誓無效被撤銷議員資格,上訴被上訴庭駁回,梁國雄稱會繼續上訴到終審法院。梁國雄一句話引起我的思考,他說:「一個完全唔係由香港人、中國人選舉既人大常委,有咩資格對香港宣誓儀式說三道四,係完全不合適」。乍一聽好像很有道理,但如果按照梁國雄這邏輯,他應該只能稱帝了。

中國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不是民主選舉嗎?按照中國的說法,是民主選舉。人大代表是選舉出來的,然後人民代表大會再選舉出常委會,這叫間接選舉。如果你說這樣的人大常委會就不是中國人選出來的,等於完全否定間接選舉。美國總統到現在也是間接選舉啊。

好,不跟你爭辯選舉制度,因為你梁國雄一定會話:內地的選舉都是做戲,打死我都唔信。中國《憲法》列明全國人大是最高權力機關,甚至有權宣佈結束「一國兩制」;《基本法》又規定,人大常委擁有釋法權。梁國雄咁講,等於完全否定人大的權力,也是否定《基本法》,單憑這一句,就足以令他永世不能再在香港政界參選。

人大常委不是香港人、中國人選舉出來的,就無權對你說三道四?其實駁回梁國雄上訴的上訴庭法官,同樣不是香港人、中國人選舉出來的,梁先生你大可以不聽不聞嘛,又何必動怒呢?特首選舉更是小圈子選舉,沒有代表性,特首也不是香港人、中國人選舉出來的,大可不理。

梁國雄先生,按照你的說法,其實全國人大、國家主席、特首、法院,全部都不是香港人、中國人選舉出來的,你完全都可以不理。只有你這個民選議員,是香港人選舉出來的。現在就是一群不是香港人選舉出來的人,合謀褫奪了你這個香港人選舉出來的人的議員資格。

問題是,你明明覺得這個政權根本荒謬絕倫,卻又削尖了腦袋想去這個政權的建制架構內攞著數,這才是你痛苦的根源嘛!

咁應該點做?前段時間我見到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自行宣誓出任臨時總統,多麼型仔啊!我突發奇想,香港不少極端的港獨分子,都口口聲聲「香港國」、「香港民族」,將中國稱之為「敵國」,完全可以說,這些人是完全不認同中央政府,將這個政權視之為「偽政權」,當然包括下屬的地方政權 —— 香港特區也是偽的。

既如此,為何沒人企出來效仿瓜伊多,登高一呼:「我宣佈現在成立香港國,本人就任第一任總統」。如此一來,未知是青史還是臭史,說不定有部野史會記錄有此一人。

不要誤會,我絕對反對港獨,我只是按照港獨分子的邏輯,假設一件事發生。我覺得做人應該心口合一,既然不承認就不要苟且,否則會心理變態。你既生活在這個政權的統治之下,卻又完全不認同這個政權,我除了建議你稱帝,實在想不到有其他方法可以讓你痛快。當然,若真有人這樣做,當然要承擔因此帶來的一切風險。既無稱帝的膽量,就不要百日做夢嘈住街坊啦。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