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偉《人道.十二》

前文:


她每天見到莫醫生,就很羨慕他,她寧願像莫醫生幫貓狗絕育。絕育雖然也是一件與生命有關的事兒,不過這是在生命還未來臨前就將他排拒的功夫。人道毀滅卻是在生命已經來臨,甚至已經很好地生活了一段日子後,將他終止的行動。天音想將絕育與人道毀滅的工作對調,但她自知沒有可能,莫醫生跟她說過,他安於為動物絕育。

有一天午膳時間,天音在茶餐廳內被一段新聞吸引了。立法會議員爭取增加受助團體為動物絕育的經費,同時削減用於人道毀滅的撥款,這樣才符合人道主義的世界潮流云云。天音與同事聽到,都集中討論這事。有的同事認為削減人道毀滅的撥款會增加協會的人手資源壓力,收回來的動物根本沒有足夠人手處理,也沒有多餘的空間安置牠們。天音不是這樣想,她想到如果資源有新分配,協會會不會減少人道毀滅的次數。做過絕育手術的貓狗都要在耳朵上剪缺一角作識別,雄性剪右邊,雌性剪左邊。她願意做剪耳朵的工作。

在議員爭取的三個星期內,天音睡得很好,她不用倒數時間也能很快入睡。她每天起床後,習慣了藥物引起的嘔吐。在這則新聞未出現時,她要數著自己要嘔多少下才可以上班,現在她的嘔吐紓緩了,吐出五六口穢物就可以安然刷牙、吃早餐,再換衣服上班。她一直期盼議員爭取成功。在這三個星期,她下班後甚至忘了時間,她的心思放了在絕育的事情上。

只是立法會傳來的消息令她失望 ── 議案被否決,人道毀滅的撥款甚至增加了。洋女人告訴天音,政府下年發給他們的撥款增加了。

「是人道毀滅的一部份嗎?」

「是呀。我們會多請一個人幫助你。」

天音心中倒數著,現在是十月,還有兩個月才到新年。她心中鬱悒地想,她要不要教未來的幫手一同倒數每一天的時間。

全文完。

  • 黃可偉,線報博客,本土文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