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防賄條例為何不能適用在特首?》

之前曾有媒體報導,指特首林鄭月娥曾向中央提出,希望將《防止賄賂條例》第 3 條及第 8 條適用範圍擴大至行政長官,但遭到反對。報導引述消息人士指,北京認為根據《基本法》,特首由中央政府任命,享有獨有的政治地位,中央不能接受香港地方立法成立委員會來審批特首可收取的利益,認為有違政治倫理。另外,消息人士亦指中央政府擔心這個修訂會導致特首可能因政治動機而動輒遭受指控及捱告,令政治利益凌駕一切。

《防止賄賂條例》第 3 條:

任何訂明人員未得行政長官一般或特別許可而索取或接受任何利益,即屬犯罪。

《防止賄賂條例》第 8 條:

1、任何人經任何政府部門、辦事處或機構與政府進行任何事務往來時,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而向受僱於該政府部門、辦事處或機構的訂明人員提供任何利益,即屬犯罪。

2、任何人與其他公共機構進行任何事務往來時,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而向受僱於該公共機構的公職人員提供任何利益,即屬犯罪。

單從上述條文看,假若特首真的做過以上的貪污行為,香港沒有人會反對廉政公署進行調查及要求律政司起訴他(她),但前提一定是充份的證據證明有該等行為發生,使律政司具有足夠理由和法理依據作起訴。

當然,不少人會質疑,到底起訴的時機應是特首任內抑或是他(她)任滿後才起訴。按不少國家和地區經驗,行政首長或元首不少都享有任內的刑事豁免權,在任內免遭起訴,待任滿才接受司法調查和追究犯法行為。既然有些北京官員和學者對特首的特殊憲政地位有所執著,未來法例可以索性將特首任內的司法豁免權納入,處理相關的敏感憲政關係。

無論如何,將《防止賄賂條例》第 3 條及第 8 條適用範圍擴大至特首,已經是社會共識,就算北京有多大的意見,都應該回應市民和社會,透過其他方法解決有關的憲政問題,而不是徹底反對立法。

廉政專員、律政司司長都是中央任命官員,他們所作的決定除了對香港市民和特首負責,也需要向中央政府負責,因此他們調查、決定起訴的決定本身也必定是經深思熟慮的,中央政府也應該對此有所理解。

廉政問題,屬政府官員紀律的重中之重,市民有期望,中央也應該要尊重和跟進。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