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經研究中心《打唔打針.猶豫不決有原因》

冬季流感來襲,公立醫院病房和急症室全線爆滿的情景再度在本港上演,今年更引致幼稚園及幼兒中心全港停課,提早放農曆新年假。衞生防護中心指出,接種流感疫苗是有效預防流感和併發症的方法,不過本港疫苗接種率向來偏低,未有打流感針的市民,大多亦覺得自己身體健康無需接種,或擔憂會出現副作用。公立醫院病房和急症室服務供不應求的狀況,固然需要正視,但在減少市民對疫苗的疑慮方面,社會同樣需要多下工夫。

根據衞生防護中心的數據,截至 1 月 30 日,累計錄得 570 宗學校或院舍流感爆發個案,受影響人數高達 3,723 人,當中幼稚園及幼兒中心為重災區,爆發個案高達 397 宗,流感亦已奪走一名兒童的性命。

衞生防護中心指出,接種流感疫苗有助減低高危人士因流感而出現併發症、入院留醫和死亡的風險。在 2018/19 年度,疫苗可預防疾病科學委員會建議九類人士優先接種流感疫苗,當中包括六個月至 11 歲兒童、50 歲或以上的人士、居於安老院舍的長者、孕婦、有長期健康問題的人士,以及醫護人員等。

不過,數據反映了本港兩大流感高危群組 ── 兒童及長者 ── 的疫苗接種率偏低。在 2011/12 至 2016/17 年度,兒童接受流感疫苗注射的比率維持在一成多,長者則介乎三至四成,儘管兩者均呈微升趨勢,惟前者仍大大低於專家建議的七成,後者亦遠不及世界衞生組織(WHO)目標七成五。

眼看流感每年奪走數以百計市民的性命,而自己或家人屬高危一族,為何仍有市民「偏向虎山行」,不打可降低死亡風險的流感針?這些人當中,部分壓根兒不相信疫苗成效,對政府和醫學組織的呼籲不以為然,甚至認為接種疫苗有損健康。這種反疫苗現象,過去已有不少論者分析,在此不贅。

世衞全球衞生十大威脅,「疫苗猶豫」榜上有名

不打流感針的人當中,也有一些並不抗拒疫苗,而是有所謂的「疫苗猶豫」(Vaccine hesitancy)。2014 年世衞發表相關研究報告,將疫苗猶豫定義為:「儘管可獲得疫苗,但延遲或拒絕接種疫苗。」

對疫苗猶豫的群體介乎於完全接受和完全拒絕疫苗之間,他們可能拒絕接種部分疫苗,但同意接種其他。世衞強調,疫苗猶豫現象複雜,具體情況會隨時間、地點和疫苗有所不同,其影響將會反映在低於預期的接種率上。

此現象已經席捲全球,根據世衞《2018 全球疫苗行動計劃評估報告》(2018 Assessment Report of the Global Vaccine Action Plan),匯報出現疫苗猶豫的國家穩定增加,於 2017 年達到 83%,只有七個國家匯報沒有此現象。世衞早前更把疫苗猶豫列為今年全球衞生面臨的十大威脅之一。

各類疫苗可預防的疾病,均有可能出現疫苗猶豫,世衞認為,此現象或令多年來在應對疫苗可預防疾病取得的成果倒退。以麻疹為例,世衞指其病例在全球增加 30%,雖然並非全部由疫苗猶豫引致,但在部分本已接近消滅麻疹的國家卻捲土重來,像美國西北部華盛頓州自踏入 2019 年開始,爆發多宗兒童和青少年麻疹個案,而要進入衞生緊急狀態。官方指確診者中多人沒有抗體。

個人會否對接種疫苗猶豫不決,根據世衞分析,主要受以下三大因素影響:

自滿(Complacency):個人自滿情緒通常出現於疫苗所預防疾病的感知風險(perceived risks)低,接種疫苗不被視為必要預防措施的地方。值得注意的是,疫苗覆蓋率高或引致自滿情緒,因人們會以為該疾病不常見,感染風險低於接種疫苗風險。

信心(Confidence):人們對疫苗的信心,受疫苗效用和安全性、疫苗接種系統(包括工作人員)的可靠程度和能力,以及政策制定者的動機左右。

便利(Convenience):取決於獲得疫苗的途徑、價錢是否可負擔、接種服務覆蓋度和質素、人們理解疫苗的能力等因素,接種服務是否方便和令人舒心均會影響人們接種的決定。

自滿信心便利三大因素左右市民打針決定

以上述三大因素審視香港狀況,多少令人關注本港是否也受疫苗猶豫影響。例如縱使出現流感死亡個案,但不少市民似乎頗為「自滿」,不相信自己會受感染。衞生防護中心曾以電話訪問 4,082 市民,調查 2015/16 年度接種流感疫苗情況,發現未有接種流感疫苗的人,大多認為自己身體健康,感染風險不大。香港醫學會更早期的調查同樣反映市民自信身體健康,不怕「中招」,因而未有接種疫苗。

此外,過去本港曾發生過不同的疫苗安全事故,打擊市民對疫苗的「信心」。去年底台灣發現法國藥廠賽諾菲生產的流感疫苗含有白色懸浮物,而同一批次亦有供港,雖然衞生署已立即停用並暫停接種服務,但已有 7.5 萬人接種了相關疫苗。縱使一個月後,該批次經檢驗確認品質、安全和功效未有受損,但早期的新聞已令家長人心惶惶,擔憂疫苗安全,在網上討論區討論應否打針。再者,該次事件同時揭發本港沒有檢驗疫苗機制,本來對疫苗安全半信半疑的市民,自然更為擔心。

市民質疑流感疫苗的效用,或跟有市民打針後仍然染上流感,甚至出現併發症有關,最新有已接種今季流感針的 16 歲少女,感染甲型流感併發嚴重肺炎,情況危殆。

事實上,疫苗不可以提供 100% 的保護,但能降低患病、出現併發症和死亡的風險,有些人打針後仍感染流感,可能是接種時間太短,使身體不足以產生抗體,又或受其他病毒感染。

另一項與「信心」有關的因素,是打流感針的副作用。根據衞生防護中心,市民接種疫苗後可能出現發燒、肌肉疼痛,以及疲倦等症狀,一些罕見但嚴重的不良情況如吉-巴氏綜合症、嚴重過敏反應,也可能在接種流感疫苗後出現,但兩者未必有因果關係。過去三年,本港亦僅發生一宗女子接種疫苗後出現嚴重神經不良情況,且未能證實與接種疫苗有關。

儘管嚴重的副作用不多,惟政府絕不能忽視各種事故的後續影響。世衞警告,接種疫苗後出現不良反應如死亡的事件,萬一處理不善,可能在社區引發疫苗猶豫,醫護人員需要接受良好培訓去應對以上情況,包括調查、因果關係評估和溝通,亦要建立監測疫苗安全的系統。

本港接種流感針的「便利」程度又如何?本港打針途徑不少,不同組別的人士可在公營醫院、診所、母嬰健康院、學生健康服務中心及私家診所等地方接種,但光顧私家診所,注射費「海鮮價」減低疫苗便利程度,如本年度為 12 歲以下兒童提供疫苗接種服務的私家診所中,大部分在政府資助金額以外要額外收費,最高額外收取 630 元。

提供額外資訊「醫治」猶豫不決

要解決疫苗猶豫,世衛強調各地政府必須「對症下藥」,建議度身定制一套免疫計劃,進行疫苗猶豫相關研究,有系統地分析情況和原因,才可按此策劃應對措施,以及監察措施的效果和持續性,以增加疫苗接種的需求。

舉個例子,在香港,除了設法確保疫苗安全,給予市民更多接種疫苗相關資料,也是提高接種率的一劑「良方」。中大醫學院 2014 至 2015 年招募 833 對母嬰進行一項試驗研究,其中 416 對被編進「介入組」,接受四項介入措施,包括:(1)一份解釋兒童流感風險和流感疫苗接種益處的簡明資訊;(2)申請疫苗資助的半完成表格;(3)接種疫苗不額外收費的診所聯絡方法;(4)接種疫苗的提示短訊,餘下 417 對被編進對照組的母嬰,則只取得一般季節性流感疫苗資助計劃的資訊。結果發現,介入組接種流感疫苗的兒童人數,較對照組多近兩倍,研究團隊估計,以上介入措施有助預防兩歲以下兒童流感相關住院率 13% 至 24%。

世衞亦指出醫護人員是人們決定接種疫苗時最信賴的人,建議加強對現行醫護人員的培訓,並將針對疫苗猶豫患者的疫苗接種教育納入醫護學生的課程之中,使他們能夠解決患者和父母的疫苗猶豫問題。除此之外,政府亦應重視個人教育,向年輕人灌輸疫苗的知識,塑造未來良好的接種態度。

眼看每年經歷流感大爆發,殺政府、醫護人員、家長和老師一個措手不及,政府必須對症下藥,釋除高危人士對疫苗的疑慮。市民亦宜徵詢家庭醫生的意見,為自己及家人的健康作出合適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