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身份政治》

在剛過去的 2018 年,英、法、德三個歐洲大國的領導人,處境都十分不妙。英國首相文翠珊陷於「脫歐」泥沼,腹背受敵;法國總統馬克龍被愈演愈烈的「黃背心」運動弄得左右為難,束手無策;已連任德國總理十五年的默克爾,因政黨在選舉中連番受挫,宣布不再擔任黨主席,並在本屆總理任期結束後放棄尋求連任。這幾個國家裡,都出現了嚴重的社會分化。

美國政治經濟學者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三十年前提出「歷史終結論」而聞名於世。所謂「歷史終結」,是指人類社會發展已達到終極的境界,最優越的社會形態已經確立,那就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和自由民主制度。由於已找到了最好的制度,人類不需要再搞大規模革命,整個世界進入了和諧穩定的狀態。冷戰結束、柏林圍牆倒塌、蘇聯解體、新一輪的民主化浪潮興起,令福山的理論獲得很多人的認同。

然而,過去這三十年,歷史並沒有終結:不但多個新興民主國家未能成功建立穩定和諧的社會,讓人民的生活得到改善;連英、美、法、德等長期奉行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和自由民主制度的國家,也出現了新的社會矛盾和政治危機,發展前景難以逆料。

看到這個局面,福山並沒有放棄他的歷史終結論;他提出了新的理論,解釋當前的亂象。

去年 9 月,福山出版了引人注目的新書《身份:對尊嚴的需要和怨恨政治》(Identity: The Demand for Dignity and the Politics of Resentment),把西方國家出現嚴重社會分化對立的問題歸咎於「身份政治」。他認為,科技發展和全球化趨勢,讓極少數人變成巨富而令多數人生活下降,擴大了貧富差距和社會不公平的矛盾。社會上的不同群體,不但因為未能分享經濟發展成果而感到不滿,更由此而認為管治精英抹殺了他們的身份,令他們活得沒有尊嚴。政客們不嘗試去解決造成貧富懸殊的實質問題,卻鼓動和利用各個群體的身份認同抗爭來贏取人心。福山認為,現在威脅着民主制度的,就是這種「身份政治」;伊斯蘭國出現、英國民眾要求脫歐、歐洲民族主義復興、多國出現反移民浪潮、以至特朗普當選,都是「身份政治」的後果。

福山這套觀點引起了議論,未獲廣泛支持;但用來分析香港政治,也頗有啟發。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