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家豬的命運比野豬慘》

日本也有十二生肖,基本上與中國的一樣,只是他們用作豬年標誌的豬,是一頭有獠牙的野豬,而不是受人類畜養的家豬。據說,這是因為日本人覺得野豬比較勇敢、堅定,而家豬則相對懶惰、愚笨。或許,這還可能是因為家豬的命運相對野豬來說實在太慘了,所以才選擇了野豬。

科學家相信,在一萬年前,家豬與野豬本是同一個家族。當時,人類已爬上食物鏈的頂部位置,捕食能力很強,有時食剩或遺棄部分次檔的食物於經過的地方。野豬察覺這一點之後,於是就經常徘徊於人類聚居的地方,希望可以有機會「拾遺」。這會比自行覓食節省氣力,而人又好像對此並不太過介意。有些心腸好的人,甚至像現時某些香港人那樣,特意準備一些食物給野豬吃。

久而久之,野豬就日漸失去對人的警惕,愈來愈依賴人對牠的照顧。豬食豬餿的日子可能就是這樣開始的。

人還為豬建造豬舍,讓豬不用日曬雨淋,住得比野外舒服。豬於是選擇住下來不走了。人後來把豬舍的門關上,豬也不以為意了。牠們可能不知道,原來「人怕出名,豬怕肥」。人餵養牠們是有居心的。

當有一天,人發現豬已長得肥肥白白,而繼續餵養也不見豬繼續長膘時,人於是拿起屠刀把豬宰了。此時,豬才知道,人餵養他們是為了有一個穩定的肉食供應;可惜大部分都已後悔莫及,以後只能做家畜了。能幸運逃脫的,以後就躲在野外,再也不敢與人接觸了。

家豬不用再翻土覓食,原有的獠牙就慢慢退化了,豬於是失去了自衛能力。人養豬是為了食其肉,人為了餵飼的效益,只讓長膘快與身體肥胖的豬才可以繁殖。在長期的優生選種下,豬的長相也日漸出現了變化。豬變得愈來愈肥,想逃跑也跑不快了。

現時,養豬業已與工業化的大規模生產沒有分別,流程被監控得十分嚴密。豬完全沒有自己的選擇。牠們一出世就會被分類,除了極少數會被挑選作繁殖用的配種豬外,其他的就被視作會生產豬肉的機器,沒有得到生物應得的尊重。所有將被用作產肉的公豬,在出世的兩周內,就會被活摘睪丸變成閹豬,以免睪丸酮令牠們把飼料的功能花在打鬥與求偶上。豬的壽命可以有十五至二十年,但只會在頭八至十個月裏長膘,所以豬會在不再長膘前就拿去屠宰。如果與人的壽命比較,等於一個三四歲的孩子就得提前結束生命。這可不是個別不幸的豬才會這樣,而是絕大多數的家豬,都難逃這個宿命。可見追求生產效益的人類會變得多可怕。

香港有個關注動物權益的組織,叫做香港野豬關注組。他們的成員好像只有六個,但已成功阻止野豬狩獵隊恢復出動,似乎是一個很有力量的組織。如果他們真是相信眾生平等的話,為甚麼他們不也關心一下家豬的命運呢?但如果他們可以忍受家豬如此被虐待,那他們為野豬的執著就顯得有點矯情造作。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