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蔡英文從忍無可忍.到多謝三贏》

上回我們談到,台灣現行的憲政體制帶來政治問題要解決,轉行內閣制並非萬應靈丹。那現在的問題出在那裡?今次我們就談談。筆者先簡單講結論:問題出在「民粹」二字。筆者會以今次華航機師罷工為例與大家分析一下。

民進黨是以左翼民粹而上台的,自馬英九的統治初期開始,在野的民進黨就開始走回民粹的路。從統獨轉移到社會公平正義。在馬英九競選連任時,民進黨就經常提出民粹式的主張,當時蔡英文的選舉口號就是「下一站,公平正義」。但由於蔡英文本身用人不當,加上國民黨適時平復社會的不滿,於是蔡英文落敗。

馬英九連任以後,繼續其「精英離地」的主張,社會未能分享經濟的成果,加上「馬王政爭」的傷痕,於是出現親綠的社運份子攻入立法院的「太陽花運動」。「太陽花」刺激到社會上對馬英九政府的不滿,使其爆發出來,令國民黨在之後的選舉兵敗如山倒。

自此以後,民進黨至少在口頭上繼續左翼民粹式的選舉主張。筆者曾不斷提過,例如蔡英文在 FACEBOOK 中反映的中心思想是台灣的在地經濟要自給自足不應依靠大陸、非核家園思想等等。

民進黨在 2016 大勝,上台初時都以左翼民粹的想法治國,例如蔡英文上台後不久,出現華航服務員罷工一事,蔡英文當時的發言是「如果不是忍無可忍,沒有一個人會走向罷工」、「不會讓你們感到孤單!」。未幾,華航董事長何煖軒對空服員的訴求「迅速照單全收」引來掌聲;唯民進黨黨內人士覺得此舉不妥,因為未經深思熟慮,等於談都沒談就照單全收,不過後來證實何煖軒只是緩兵之計而已,基本上只是實現部份承諾。

何煖軒曾任臺北市議長張建邦總務主任,後來進入交通部的公務員體系,歷任參事及公關主任、高速公路局長、高鐵工程局長,在阿扁的統治晚期出任交通部政務次長,後歷任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委員、2014 年鄭文燦當選桃園市長後出任桃園捷運公司董事長、民進黨執政後轉任公股投資的華航董事長。

2019 年農曆新年前後,華航機師宣佈罷工,由於機師工會已在去年依據法律要求取得罷工權,今次是乘華航董事長何煖軒出國的時機,年初三深夜突襲宣佈在年初四開始罷工。交通部長林佳龍要何煖軒立即回台處理此事。但是罷工已經幾天,未見勞資雙方有和解跡象,反而愈演愈烈。

其實去年 8 月 30 日,機師工會宣布勞資雙方達成核心訴求的初步共識,一年內暫緩華航、長榮的機師罷工,並會完成協商。但為何半年不到就已經要罷工?實際上與華航管理層的處理手法有關。至於華航機師為何罷工的原因,大致上有幾個要求,其中一個主要要求是改善機師過勞問題。

不過幾天下來,總統蔡英文與行政院長蘇貞昌,幾乎沒有出現處理事件。蔡蘇二人給社會的印象是,去廟宇參拜與派利是,多於出面處理機師罷工。此事大家可能會認為,蔡蘇二人之前不是多在 FACEBOOK 做直播,顯示自己「我有在做事」、「貼地」嗎?蘇貞昌不是在桃園機場當眾表演罵官員嗎?為何會消失了?

曾任台中市長的林佳龍,處理手法更不堪,把所有事情交給交通部次長王國材處理,自己沒有直接出面處理。

何煖軒亦寸步不讓,華航的處理手法是盡量刺激機師的情緒,令事件日趨嚴重。民進黨立委林淑芬在 FACEBOOK 的貼文中點名要求何煖軒下台,直指「最該被開除的就是他!」,認為早在賀陳旦交通部長時代以來,何煖軒就已是無法溝通,並非林佳龍上任才如此。林淑芬是親勞工立場的立委,當然談話是親勞方,但她的說話其實亦證實了傳聞所指林佳龍管不了華航。

有人提出,現時華航的董事清一色都是出自官股派遣,連何煖軒亦一樣。交通部聲稱管不了何煖軒,亦顯示出民進黨政府管治的另一個問題,就是政府無法直接了當地對準核心、解決問題。

蔡英文在上任不久就民粹式喊話支持罷工,直至現在華航罷工,卻消失了幾天。最初被記者訪問時只講「謝謝」,後來才出來說她與蘇貞昌都非常關注此事,希望勞資雙方能大家誠心坐下來,好好協商達至三贏。但明顯,這只是「事後補飛」,而非主動處理。

民粹的大門一打開了,就無辦法走回頭路,這是台灣社會當下的管治問題,民進黨上台以後,把其在野的民粹主張實現,不過他們實現政見的時候,沒有考慮社會大眾的情緒而進行一刀切改革,於是令社會大眾不滿。國民黨之所以在去年九合一大選中勝出,就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既然民進黨要講民粹,國民黨就講民眾的直接感受,讓不滿的民意擊潰民進黨。

蔡英文之前的一席「如果不是忍無可忍,沒有一個人會走向罷工」、「不會讓你們感到孤單!」的談話,今日就被媒體翻出來不斷重覆。如果當日沒有左翼文青式的談話,那麼何煖軒照單全收的緩兵之計,今日就不會被人拿出來做對比吧。

至於民進黨在處理政治事件時,無法有效對準核心、令事件愈演愈烈的管治問題,我們以後再談。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