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巨川《新疆輿論戰.外宣失先機》

分裂勢力是新疆的頭號大敵,官方在鐵腕治疆同時,近年又開設「去極端化培訓班」或「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下稱「中心」);但被西方媒體形容為「集中營」、「再教育營」,稱內部環境惡劣,少數民族常遭虐待和折磨,侵犯人權。

事件愈鬧愈大,除了西方國家炮轟,土耳其近日亦以「人道恥辱」嚴詞抨擊中國當局「對維吾爾人有系統的同化政策」。

此次土耳其外交部聲明出奇強硬,是由於國內穆斯林的壓力。導火線是維吾爾音樂家海伊提(Abdurehim Heyit)據稱在「中心」死亡。中方迅速安排了海伊提在視頻亮相,強力反擊土耳其,痛斥「無中生有、顛倒黑白」,提出嚴正交涉,並澄清「中心」並非「集中營」,最核心目標是反恐和去極端化,效果良好,新疆已經超過二十五個月未發生過暴力恐怖事件。

海伊提的「復活」,從另一側面也反映網絡和媒體關於新疆人權狀況的一些報道誇大失實。中方這次反應迅速,讓土國吃了悶棍,頗為尷尬。

回顧所謂「再教育營」風波,中方在輿論戰確實有值得檢討之處。大概從 2017 年底開始,西方媒體開始關注這一問題,見諸媒體報導的密度越來越高,終於引發聯合國與西方各國政府的正式關切。

中方一開始懶得回應,對設立「中心」秘而不宣,對西方批評也只是條件性反射地否認,缺乏有力反駁,直至去年 8 月開始,才大陣仗反擊,正名為「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除了副外長樂玉成接受英國《金融時報》專訪,新疆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紮克爾透過新華社全面回應,還由《環球時報》、新華社、央視等出面,呈現方式包括社論、官員專訪,並讓「學員」現身說法。

中方邀請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印度、印尼、巴基斯坦等十二國駐華使節到新疆參觀訪問,後來又安排歐盟代表、香港保安局入疆,而且還允許路透社、土耳其等外國媒體進入中心採訪,試圖消除負面影響。

這些動作有沒有用?應該說有。有的使節參觀之後改變了印象。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表示,新疆近兩年恐怖襲擊情況已得到控制和改善,反恐經驗值得香港參考。土耳其一些媒體也做了一些客觀報道。

但由於宣傳的嚴重滯後,對於受眾而言,「集中營」的形象已經入腦。由三人組成的歐盟小組聲稱在中方「精心安排和監督下」參觀,但竟然認定「新疆存在重大的、系統性的侵犯人權行為」。這似乎有點弔詭,歐盟可以認為看到的只是表像,但竟然得到「侵犯人權」的結論,不得不說這是由於先入為主。

宣傳是中共取得政權的三大法寶之一,但這套機器已經老化。官方在外宣方面還是相當被動,不僅缺乏設置議題的能力,而且對於西方關注(或者說「炒作」)的話題,缺乏政治敏感度,一開始置之不理,當其透明,直至火愈燒愈大,才警覺要撲滅,但已失先機,而且宣傳部署也略顯粗糙,比如讓「中心」的維族男子對著鏡頭唱京劇,扮演楊貴妃,就有點不倫不類。一些學員的現身說法,也好像朗誦一樣,過度幸福,反而缺乏真實感。

  • 柳巨川,長期從事中國新聞編採工作,曾駐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