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搵劉業強求籤.不如請個大祭司?》

不知從何年開始,每逢農曆新年,新界鄉議局主席都會為香港求籤。作為一個民智未開的國際大都會,求籤問卜跟風水命理,以及乩童問米一樣靈驗,自然非常值得重視。因此,每逢求籤之後,香港各路文人墨客,都會跑去解讀經文。須知道,這些人個個飽讀詩書,如果求籤跟性交轉運一樣無稽,他們肯很定不會咁認真解讀籤文的。由此可見,求籤問卜一定不是呃神騙鬼,絕對會影響香港來年運程﹗一定係,除非唔係。

唯一不明白的地方,是這麼多人寫文,都把集中力放在解讀經文之上,卻從來沒有人質疑,劉業強憑乜可以代表港人,為香港去求籤的呢?佢又唔係香港特首,只係一個鄉議局主席。更重要的是,民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劉業強卻不是港人一人一票產生。既然如此,劉業強頂多是個鄉紳代表,他為香港求的籤,究竟有乜認受性先?

當然,如果劉業強同時是個道觀住持,又或者是法力高強的僧人,他代表香港求神問卜,即使沒有認受性,但是好歹他是專業的神職人員,有一點的公信力。問題是,大家看劉業強的過去,中學讀男拔,大學在英國 LSE,根本是個番書仔。我們甚至有理由懷疑,劉業強實際上不信道教,而是像奶媽一樣,是信奉基督教的。找個不信道教的人求籤,這不是很有問題嗎?

因此,劉業強根本沒資格為香港求籤。那麼,誰有資格為香港求籤呢?本來特首是最有資格的,但是現在特首並非由普選產生,加上林鄭是個基督徒,找她去求神問卜,會惹來神明的不高興。在此情況下,香港絕對應該在車公廟旁邊,建立一個天壇和地壇,同時成立一個專門祭天的政府機構,以及設立大祭司一職,為香港祈福和求籤問卜。

大祭司的產生辦法方面,自然是全港一人一票民主產生啦?不過我們也要明白,大祭司好歹是專業人士,不能隨便馬虎,所以我們必須要有參選門檻:一、必須是香港出生的香港永久居民;二、參選者必須是處子之身;三、修行超過十年;四、精通驅鬼扶乩之術。

假如只有一人參選,便會採用信任投票制。如果無人參選,則改由香港道教聯合會主席出任。

長遠而言,中央更應該修改《基本法》,要求特首在推行任何政策之前,讓大祭司先行求籤問卜,才提交立法會通過。自此,各路文人墨客和 KOL,便可以明正言順轉行,個個變哂做解籤佬,定時定候拎大祭司求得的籤文抽水,你話幾正斗先?為了讓香港走向政教合一,以及促進抽水業,不是,是解籤業的發展,又怎能不設立民選大祭司一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