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朗騏《舉國體制之荼毒.中國足球裹足不前》

中國國家足球隊再一次令全國人民心碎。國足在今屆亞洲盃可謂天時地理人和俱備,先聘請了曾帶領意大利奪世界盃冠軍的名師納比當總教練,戰術運用上應更上一層樓,且又抽得好籤,在初賽除南韓外的隊手實力均屬一般,而十六強亦只是遇上亞洲二線球隊泰國,故中國理應在今屆賽事中有所作為。可是,當八強賽遇上西亞勁旅伊朗,其問題便無所遁形,最終因後防三次失誤,而被對手輕易淘汰出局。中國足球發展之所一直裹足不前,絕非因為資源不足,而是整個中國足球界仍受舉國體制的荼毒所害。只要中國無法清理舉國體制的餘毒,習近平的足球夢將永遠無法實現。

舉國體制,是一種源自蘇聯的國家式培訓運動員制度,其特點是集舉國的資源,用殘酷的方式選拔最優秀運動員,集中培訓,冀令他們能在國際舞台上為國爭光。該體制的低層,是由地方體育學校的學生組成。他們在七八歲或更年幼時,便已被選拔進入地方體育學校接受訓練。在體校內,他們每天基本上除接收某專項的訓練外,便不會有額外時間去接受基本的教育。之後,他們便參加不同的比賽,最終在殘酷的淘汰賽中選拔出的優勝者,將代表國家出戰奧運會等大型比賽。舉國體制現已被公認為極不人道的制度。此制度為培訓少數金牌運動員,而犧牲了大量學童的青春,令他們無機會接受正常教育,當未能成為國家級運動員時,便因沒有求生技能而淪落至在社會底層掙扎求存。現時,連林丹等精英運動員,亦對舉國體制大肆批評。

舉國體制的另一問題,是其出產的運動員,因缺乏基本的教育,致個人德智不全,影響心理質素及賽事判斷力。在個人單項,基本上僅需培訓數位先天心理質素較高的天才運動員,便可為中國帶來傑出的成績;加上個人單項奪金所重視的是一些極高難度技巧,對運動員的大局判斷能力及團體意識等心理素質的要求較低,故舉國體制仍可協助中國在那些項目創造好成績。然而,要在球類項目勝出,須技巧及心理質素俱備。在舉國體制訓練出來的中國運動員,便因心理質素低落,而往往在大賽中個自為戰,及在重要關頭出現嚴重失誤,遂難以創出佳績。故此,中國在「大球」項目中,除女排外,其餘的男女子足球及男女子籃球近年的成績,均每況愈下。

中國足球自上世紀九十年實行俱樂部化、以職業球會為中國足運的核心後,青年足球員的訓練已由國家資助的體育學校,轉移至與各間俱樂部有密切財務關係的足球訓練學校或訓練基地,故名義上中國已不再使用舉國體制去培訓足球員。然而,各足球訓練學校或基地的訓練模式,跟舉國整制之下的地方體校,實屬大同小異。它們均要求學員完全集中精力於足球訓練,而忽略學員其他方面包括學術上的發展,令學員成了一群只懂足球,沒有文化的「波牛」。這群才德不全的波牛,整體意識差勁,心理質素欠佳,又常出現紀律問題,自然會經常在大賽中犯上低級錯誤。

此外,足球訓練學校軍訓式的培訓,亦嚴重扭曲了中國青年球員的價值觀,使中國足球無法健康發展。足球學員每天均要接受如同軍訓般的技術及體能訓練,又失去在其他方面發展的機會,遂令這群「波牛」的人生,從此只剩下足球。經過多年軍訓式的訓練,波牛對足球的熱情已大致已消磨殆盡,足球對他們來說,只是人生唯一的求財工具而已。球員的生涯低暫,波牛們亦因此須把握自己的青春,去賺最多的錢。故此,當中超球會能給過千萬年薪,他們便會甘願整個球員生涯也在中超聯虛渡,也不像日韓球員一樣,即使大幅減薪,亦願意前往歐洲二線球會落班,以求爭取磨鍊的機會,希望藉此能更上一層樓,最終獲歐洲五大聯賽的頂級球會垂青。此種金錢至上的心態,令中國球員無法透過參與高質素的賽事而鍛鍊球技,是中國中球發展裹足不前的另一主因。此外,中國足球賽事經常出現「打假波」的問題,亦與波牛們金錢至上,為此鋌而走險有關。

中國足球若要長足發展,第一步便是要解散各所仿傚舉國體制形式的足球學校或基地,改由一般中小學負責十五歲以下青年球員的訓練,讓學員可以兼顧學業與足球培訓,達致全人發展。至初中後,則由各間球會挑選有潛質的球員進入球隊的青年軍作進一步訓練,但球會同時亦要提供高中教育予青年軍隊員,令他們不會因足球而完全荒廢學業。

只有清除舉國體制餘毒,令中國足球員不再是一群德智不全的「波牛」,足球夢才有達成的機會。

  • 楊朗騏,香港公開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助理講師,在《線報》有「楊氏力場」專欄報導和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