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畫餅充飢和武則天賞花》

以前我當主筆寫社論,年年都會解籤,皆因新年放假,沒有甚麼新聞,國際大事港人又很少關心,解籤賀節,以作茶餘飯後,讀者愛看,作者易寫,供求兩樂,聰明事也。現在雖無社論可寫,也強來解籤,這也是另類的畫餅充飢。

前天大年初二,新界鄉議局主席劉業強在車公廟求得第 86 籤中籤,籤文為「石田為業喜非常,畫餅將來未見香;怎曉田耕耘不得,那知餅食不充腸」,解為:「出入謹慎,家宅不吉,自身平安,求財不遂。」

師傅們普遍解為政府的施政無用,麥玲玲則把「石田」解為「東大嶼山」。不過,本籤問的是本年運程,東大嶼山講的是十幾年後的事,麥的此說,似乎是扯得太遠了。反而把此講為政府的土地和房屋政策無效,倒還有點兒靠譜。

在此順便解釋一下,「石田」指的是貧瘠的土地,「耕」是把田挖鬆,「耘」是把土堆起和除草,石田看起來能耕卻不能耘,所以只能「畫餅」,不能「充腸」飽肚。

有市民認為,劉業強代表不了香港。這也的確是,他頂多只能代表新界居民,行政長官雖非民選,至少才是法定代表香港市民的人選。再說,車公廟求籤的過程也未免太簡化了,在台灣,求出了籤文之後,還要擲茭,才能確認,否則要一直求下去,直至擲出三聖杯為止。

然而,這籤有一個問題,就是為何「家宅不吉,求財不遂」,為何是中籤而不是下籤呢?這令我想起在過年前,某大報在黃大仙求得了中吉籤「武則天賞花」。

我沒有求過籤,但家人卻為我求過幾次黃大仙,準繩度極高,令到不信怪力亂神的我不由不信。

黃大仙解籤樓的佛隱居士解說是,武則天賞花在冬天,然而百花齊開,即代表新的一年有新的收穫。查這典故另有下半部,就是百花當中,唯有牡丹不賞面,竟然不開花,武則天怒而把園內所有牡丹剷除,從長安移到土地貧瘠的洛陽邙山。誰知牡丹到了洛陽,竟開得滿城都是,現在是洛陽的市花。

這兩籤竟然有暗合之處,合起來的寓意是:有意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政策不中,卻有誤中的,所以才是「中」或「中吉」。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