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經研究中心《跨境物流需求強勁.用科技救從業員一命?》

港人近年愛上網購,旺季由 11 月開始延續至新年,優惠浪接浪,港人可以掃平貨之外,原來還為香港帶來跨境物流龐大商機。過去十年本港貨運及航空郵件量與日俱增,早前更有報道指,機場空郵中心堆積大量包裹和郵件,疊起「郵包山」危及員工安全。近年物流科技發展一日千里,科技是否可以化身寓言故事《愚公移山》的玉帝,幫從業員移走「郵包山」?

內地網購衝出海外,為香港帶來轉口機遇

全球電子商貿發展蓬勃,尤其是內地電子商貿平台巨頭近年力拓海外市場,帶動跨境物流需求。香港國際機場物流網絡四通八達,是內地空運轉口大門,本地的空運派遞及轉運服務因而受惠。有報道指,因網購集運成風,不少企業聘用託運商使用香港郵政服務,將內地貨物經機場空郵中心,轉口空運至海外,令中心處理量接近飽和。

回顧內地網購發展,阿里巴巴於 2003 年推出個人對個人(C2C)的購物網站 ── 淘寶,2009 年創造了「雙十一狂歡購物節」,當時商品成交額錄得 5,200 萬元人民幣。去年「雙十一」踏入十周年,銷售額破記錄達 2,135 億元人民幣,銷往二百三十個國家和地區,來自海外的買家數量和交易額均有上升,當中六十五個國家和地區的銷售額更漲逾一倍。

與此同時,香港過去十年的貨運及航空郵件量與日俱增,香港國際機場的貨運及航空郵件量由 2008/09 財政年度的 350 萬公噸,激增四成半至 2017/18 財政年度的 510 萬公噸,是全球首個機場於一年內處理超過 500 萬公噸貨物及航空郵件。而去年上半年,香港國際機場的貨運量保持上升勢頭,按年升 3.5% 達 250 萬公噸,主要由轉口貨運量強勁增長推動所致。

過去三年,香港郵政的國際郵件量亦逐年上升,2017/18 年度處理 2.13 億件國際郵件,按年升兩成九,紓緩因電子媒體取代傳統郵件而導致的收入下降,而郵政署預期跨境電子商貿將持續帶動郵件量增長。

人手不足,阻礙把握機遇?

以上數據反映跨境電子商貿大大刺激本港貨運量,不過,香港是否有條件把握跨境物流的商機?

香港物流業長期人手不足,從郵政署的情況可見一斑。機場空運中心是郵政署眾多部門中的人手「重災區」,審計署於 2015 年發表報告指出,郵政署 111 名經常逾時工作的人員中,大部分於空郵中心任職,當中 14 人每年平均加班 1,115 小時,以每日一般工作 8 小時計算,他們每年多上了 139 天班。郵政署當時解釋,國際郵件中心全年無休運作,但用盡方法也難聘得足夠人手,人手長期短缺,唯有靠員工加班來應付。

工作量大增,人手卻不足,「惡果」漸漸浮現,早前有報道指出,機場空運中心每日平均郵件處理量,由去年的 9,000 袋升至今年的 10,000 袋,空運中心「消化不良」,重型郵袋多得疊成連綿數十米長的多排「郵包山」,每周都偶有郵包倒塌,幸無員工受傷。

香港曾採機械化處理郵件,惜未有效利用系統

過去香港郵政曾借助科技減少對人力的需求,惜其使用狀況未如理想。香港郵政空郵中心在 1998 年啟用時,曾斥資兩億元引入郵件機械處理系統,當中包括信件、小郵包和包裹分揀,以及運輸、儲存及提取郵件等自動化系統,惟 2005 年被審計署揭發,部分系統使用率偏低,甚至未曾使用。2009 年時任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劉吳惠蘭回覆立法會議員查詢解釋,由於運作環境與國際郵件性質,與該系統於 1990 年代初設計時有所轉變,故未能有效利用該套系統;而有效運作的小郵包和包裹分揀系統,使用率接近上限,恐無空間再作提升,反映當時的系統已無法應付日漸上升的需求。

而郵政署後來亦只以重組空郵中心作業程序和當值時間、轉移部分工序至其他市區單位、增聘合約僱員等方法,去解決工作量過多問題,似乎未有引入更新型科技改善工序。

自動化機械人水平躍進,每天處理量數以十萬計

然而過去數年,隨着研究資金大增、感應器成本下降、運算能力提升、大數據技術出現,自動化機械人技術水平躍進,令機械人可處理更加複雜的任務,例如分辦眼前物品,用「雙手」撿起來。這些改變,再次為物流業帶來曙光。

中美的電子商貿和物流巨頭,已紛紛因應今日的郵遞需求,發展自動化倉庫,如智能分揀系統、可移動貨架、運輸機械人,每日處理貨量數以十萬計,與過去的科技不可同日而語。就像內地申通快遞的智能分揀機械人「小黃人」,集以掃碼一秒讀取地址、秤重和分揀多功能於一身,能托着郵包快速移動,準確地將郵包倒進指定分揀口,而員工只需站在運輸帶旁將郵包放在「小黃人」身上;在各種科技加持下,平均每個「小黃人」一天可處理近 300 個郵包,減少七成人手需求。

內地電商平台京東的亞洲一號倉庫,針對手機類貨物,採用高密度無人儲存貨架、自動打包機、三款機械臂以及AVG(Automated Guided Vehicle,自動導航車)搬運車等,更已做到由收貨、儲存、包裝至分揀,全程無人處理,每日包裹量可達 20 萬件。

以上的新型物流科技均涉及大舉改動場地設計、裝設大型機械裝備,加上全面管理系統配合,政府在 2018 年《財政預算案》宣布預留 50 億元重建空郵中心,機管局亦將興建全新高端物流中心,兩者分別預計 2024 至 2025 年、以及 2023 年完成,均預告走向「自動化」,會引入先進設備、大型機械化及自動化貨物處理系統,以加大郵件處理量。有眾多成功例子可作參考,相信屆時可助香港應付跨境商貿日漸上升的需求。

自動駕駛叉車取代人力搬運,釋放人手

惟遠水不能救近火,當前空郵中心員工面對的工作重擔,又應如何是好?這或可從運送一環著手。空郵中心至今仍然依賴人手操控的叉車,搬運一板板沉重郵袋,但 AGV 叉車技術已經相當成熟,部分更不受場地、設備限制,如中大天石機器人研究所團隊兩年前推出以視覺導航的智能叉車,配備工業相機及其人工智能技術,工人只需利用程式設置好取、卸貨點,叉車會自行分析並學習眼前環境變化,規劃最適合的搬貨路線,避開障礙物,準確完成搬運。其系統更加無須改動場地環境,又可改裝傳統叉車變為自動駕駛,每部定價 50 萬元,僅是外國的智能叉車售價三分之一。

上述智能叉車若 24 小時運行,等同頂替三名駕駛員。雖然外界常有爭議,採用機械人會導致大量從業員失業,但套用在人力短缺的香港,甚至是向來招聘困難的空郵中心,空出的人力可負責其他必須靠人手處理的工作,如將包裹放入郵袋以作封發,加快效率,同時減少員工的體力勞動。

內地的例子反映新一代物流科技,有助釋放勞動力,部分甚至可即時採用,值得人手不足的香港物流業借鏡,以把握跨境商貿的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