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沙中線最大問題:心死比貪腐更恐怖》

港鐵沙中線的醜聞發展到如今,如果你問吳桐山,你覺得最恐怖是什麼?我會答你:我覺得最恐怖是 —— 竟然沒人涉貪?當然,事件至今還沒有水落石出,說不定繼續有黑幕,但起碼到現在為止,沒有證據顯示有人收了黑錢掩飾過失,政府和專責委員會的調查方向也不是貪腐。

內地過去也有不少豆腐渣黑幕,大部分豆腐渣工程,多少涉及貪腐。監管當局並非不知道有問題,而是因為收了黑錢,所以放過了。偷工減料是可以省錢的。但沙中線醜聞恐怖就恐怖在,剪鋼筋、施工紀錄缺失,到現在還沒有證據是為了省錢而這樣做,那是為了什麼呢?

香港人引而為傲的一句話:香港,勝在有 ICAC。但我覺得一個豆腐渣工程,不存在貪腐比存在貪腐恐怖一百倍。

何出此言?如果你是一家公司的老闆,你發現下屬胡作非為是為了謀取私利,你可以如何應對?你還可以嚴刑峻法去處罰這些人。但如果你發覺下屬胡作非為完全不是為了錢,那問題更大了:他們不是因為收了錢而隻眼開隻眼閉,而是不收錢都對問題視若無睹,那只能解釋說,下屬想這家公司死,這公司還有救嗎?很肯定,後者比前者更難救。

沙中線爆出的問題,是港鐵對禮頓的監管完全是零,那些 RISC Form,哪怕禮頓根本沒有提供,港鐵也可以讓他們繼續做下一個工序,而這按規定是不可以的。作為監督者,你明明可以抓正來做,港鐵只要說不 PASS,你承建商就要返工重新做,為什麼要放過?

我最可以接受的解釋是你收了錢。如果你沒收錢你都放過,那問題更大,因為這意味著你很可能所有的問題都放過了。

貪腐的放過,起碼意味著還是有能力的,香港過去也一度貪腐很嚴重,結果搞了個 ICAC,治好了這個病。但如果不貪腐都放過,要麼就是無能、要麼就是心死,人蠢無藥醫、哀莫大於心死,兩者都無藥可救。相對而言,貪腐反而是小問題。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