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中國的內需有隱憂》

中美摩擦近日有緩和的跡象,但即使談判有成,相信亦不可能回復到原先的狀況。因此,中國經濟的前景將更需要內需的支持。

本來,中國的儲蓄率高,予人的印象是理應尚有大量潛力未曾發揮,只要政府引導得宜,應可借助內需去抵銷貿易戰的負面影響。不過,近年中國的情況有變,內需的潛力已出現不少隱憂。

首先,年輕一代的消費與上一代有很大的不同。改革開放後出生的一代,基本上沒有捱過苦日子,他們的憂患意識沒有他們的上一輩那麼強。他們已不如他們的父母那樣,傾向多儲一些近身錢以防不時之需。他們受不住全方位來襲的商品廣告的引誘與朋輩生活模式的無形壓力,已養成了不自量力的消費方式,鮮有足以再令外國人感到詫異的銀行儲蓄。

近年,內地的銀行為了做好業績,亦在鼓勵年輕人申請信用卡,而互聯網上更出現了很多可以提供消費貸款的途徑。新一代的年輕人,不但已沒有銀行存款,而且早已習慣先使未來錢。將來,這批人的還錢壓力會愈來愈重,哪有能力增加消費?

另一方面,即使是他們的父母,其消費能力亦在減弱。2016 至 2017 年間的房地產投資狂潮,無疑是幫了發展商去了一大批庫存。但由於這期間入市的買家,很多都不是用家而是投資者,中國的租金回報率很低,只有 1 厘半左右,遠不足抵銷貸款的利息負擔,所以這批新近買了房的人,今後還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都要為如何還銀行貸款而煩惱,沒有太多的空間去增加消費。

此外,要想人民勇於消費,需要有一個政經形勢都比較明朗的社會環境。然而,中美的博弈已令前景多了很多不可測的因素。內地民間的情緒雖尚算穩定,但商界的取態已傾向悲觀。他們已放慢擴充的步伐,有些甚至想縮減規模。相信來年加薪的幅度亦會比之前減少,試問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的老百姓又怎會放膽增加消費?

有些經濟學家認為:內地政府應提供更好的社會保障,以減少人民的儲蓄需要,那人民就可以動用一部分原來用作儲蓄的錢去消費。只有這樣,中國才能使內需成為經濟發展的動力,減少中國經濟對出口的依賴。

我並不認同這種意見。我認為:人民手上有儲蓄是好事,不應該鼓勵中國人像西方人那樣去先使未來錢。一個人民手上有儲蓄的社會,一定比一個人民手上沒有儲蓄的社會更能承受突發的外來衝擊。

西方要行鼓勵人民借貸消費的路,是因為財富分配不公平,貧富太過懸殊,結果有錢人手上的錢,花來花去都只是他們所擁有的一個極少的部分,而窮人雖有很多東西想買卻不夠錢花,所以只好靠借錢給他們去花。但如果不在分配時讓廣大的民眾可以分多一點,他們借的錢最終是沒法還的。泡沫遲早會爆破,中國不應行西方這條舊路。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