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佩璇《政府醫療政策需以人為本》

每年入冬流感高峰來襲,香港各大公立醫院爆棚:醫生短缺、護士短缺、床位短缺;急症室爆滿,各科病房爆滿…… 無論是患者,還是醫護人員,面對此景此況,多有無奈。

目前,一些公立專科醫院病人的輪候時間,多的達到九十周左右,接近兩年,有的眼科醫院更是需要長達兩年多的輪候時間,小病都可能拖成大病。作為發達經濟體、富裕社會,「看病難」何以成為香港「上樓難」後的又一「難」?這凸顯醫療設施的不足。

公立醫院是普通市民的健康網,有超過 90% 的住院服務是由公營院所提供。公院急症每年照顧 220 萬人次;專科門診照顧逾 770 萬人次;住院服務超過180 萬人次。也就是說,醫管局管理的公立醫院和醫療機構,肩負的是香港大多數人的健康保障。為此,政府必須編織好這一道安全網,讓病者得到適切的治理。

上一年度政府的財政預算案提出,增撥 80 億元醫療經常性開支予醫管局,預留 3000 億元重建醫院。但是,政府增建醫院的速度跟不上社會需要,醫院管理局年報顯示,轄下醫院病床數目只由 2008 年的 27,117 張增至 2018 年的 28,355 張,十年間增幅不足 5%。而這十年間香港人口增加 9%。

醫護人員是最重要的醫療資源。根據立法會資料,在 2008 至 2017 年十年間,香港註冊醫生人數雖增加了 17% 至 14,290 人,但人口對醫生比例僅由每千人 1.8 名輕微上升至 1.9 名。大幅低於發達國家 —— 英國千人 2.8、美國 2.5、日本 2.3、德國 4.2。如果按照上述發達國家平均水準,香港需要增聘數千名醫生。

也正是因為香港整體醫務人員短缺,才導致私家醫院高薪搶人,導致公立醫院醫生特別是有經驗的醫生大幅流失。雖然特首林鄭月娥提出四大措施,包括預留資金給醫管局,但治標還需治本,無論是從解短期燃眉之急,還是從根本上解決看病難問題,除了加快培育醫護人員之外,從香港以外的地方引進醫護人員是必須的,要從根本上解決醫療困境,避免窘況年年上演。

  • 高佩璇,全國政協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