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民傑《香港要成福利國家嗎?》

1870 年德國鐵血首相俾斯麥提出「國家社會主義」政策,創造了「福利國家」(德語:Wohlfahrtsstaat)一詞。當然,百多年來不同國家地區對「福利」有不同定義,有的認為現代政府必須要「財富再分配」,從富人身上分給大眾,也有國家認為要集中精力照顧弱小,提供基本的福利需要。

香港自從回歸前後,都傾向後者,視「福利」為照顧弱勢社群,而不是財富再分配。之所以《基本法》第一零八條訂明香港維持簡單低稅制,就是避免翻天覆地改變,變成大抽稅,再大派福利。但在這公共財政的原則下,「福利」如何定義,如何界定「弱勢」,都仍然有很多不同觀點。

如果我們反過來理解,香港政府會以基層住屋需要而建公屋,數百萬人居住,為地球上比例最高的大城市。港府也支付基礎教育開支,不論窮富都可受惠,倘若想子女入讀國際學校,港府才不會直接資助。公立醫療收費也不會收回成本,由大量公帑補貼,但要入住私家醫院獨立病房,港府就不作資助。從上述住屋、教育、醫療的公共服務來看,港府比其他國家地區不算「慳皮」,但一直守著按需分配、針對援助的原則。

回到近日熱議的長者綜援的年齡定義,當中爭議的根本是「長者」如何界定,如果界定了以後,所有政府部門和相關政策是否要統一執行。

現時長者兩元乘車優惠,每程車都會由公帑補貼餘額給交通工具機構,其對「長者」的定義還是在六十五歲。公屋輪候或調遷的政策都對六十五歲以上長者特別處理,醫療和教育政策就未有對長者作劃分。強積金也以六十五歲為正式退休年齡。社會福利署的長者咭也定義為六十五歲以上,相關福利如生果金也是如此。

故此,如今要把長者綜援理順為六十五歲或以上,並非要省公帑,或針對那一年齡層,而是始終要面對長者的年齡定義問題。美國推行退休保障時,六十歲就能夠領取,可當時的人均壽命也是六十歲;如果現在要以人均壽命為「長者」再下定義,肯定受千夫所指。

長者綜援和成人綜援的金額多少?是否足夠?這又是另一碼子的討論,不能混在一起。

  • 何民傑,107 動力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