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非《從根本處了解華為.下.災難面前逆行走向現場》

前文:


接上篇的內容,下篇仍然談任正非及華為。談第三至五點。

第三點談華為不上市。由哪些人持股呢?華為是任正非的家天下嗎?

回答這疑問前,先看看華為的規模。原來華為現時全球總共有 18 萬名員工,遍佈百多個國家及地區。當中 15000 名為基礎研究的科學家和專家,任正非說,他們負責將錢(投入的研發資金)變成知識。此外,有 60000 多名應用型人才,他們是負責開發產品的高級工程師,把知識變成金錢。即是一批搞基礎研究,一批搞應用開發。15000 名科學家和專家之中,大概 700 多名數學家、800 多名物理學家、120 多名化學家、6000 至 7000 名做基礎研究的專家。

知道了華為規模,以下談公司的股權分配。華為由 96768 名員工持股。2019 年 1 月 12 日,在一百七十個國家及地區、四百一十六個投票點,剛剛完成了新一屆持股員工代表的選舉。整場選舉是一層一層向上篩選,歷時一年。由 9 萬多人篩到 200 多人後,再在公司平台公開徵求意見,並再次進行投票,以確定股權代表名單。

任正非說,他從軍隊轉業後,跟第一任太太拿 3000 元人民幣創業。在深圳註冊為公司時,因資本最低要 2 萬元人民幣,於是通過集資獲得 21000 元去註冊。現時,任正非持有華為總股數 1.14%,他說可以再降,而 96768 名持股人士,是華為在職員工,或工作多年後退休的華為員工。完全沒有非華為員工、沒有外部機構持有一美分華為股票。任正非說,公司有保存股權資料的庫房,歡迎記者去參觀、抽查。

第四個熱議點:華為是不是完全自主創新的問題。

任正非的回答對我有很大啟發。

任正非說,他從來不支持「自主創新」這個詞,他認為,科學技術是人類共同財富,大家都要踏在前人的肩膀上前進。華為要做的,是對別人已經創新的發明,在尊重智識產權前提下,用合法和付費方式去使用別人的知識產權。即使華為不是直接使用,是依別人的方式自己重做一遍,都要得到許可及付款。就是因為華為在這方面聲譽好,華為已經和很多西方公司達成專利交叉許可。任正非說,在實際層面,不是一粒螺絲釘都自己由頭做起才叫做「自主創新」。

「自主創新」是公司的工程創新、研發精神。華為的「自主創新」,反映在每年為研發投入 150 億到 200 億美金,投入強度在世界排名前五名。任正非說,2018 年全年利潤是 90 多億,但科研投入是 150 至 200 億美金。任正非及華為都知道,新技術的週期愈來愈短,不可以不加大研發力度。

任正非說,華為在美國曾經歷幾場大官司,都獲得良好結果。華為現在 87,805 項專利,其中有 11,152 項核心專利是在美國獲得授權的;反映連美國都認為那萬幾項技術專利有價值。

第五點,談華為精神,也是少人提及的華為人故事。

華為不上市,因為上市公司要向無限化的股東交代,於是必然資本至上。任正非說,資本至上的公司一有利潤便會被股東分紅提走,令公司失去對理想的追求。亦因此,華為不上市,繼續處於由華為員工持股的私營狀態。令公司有空間孜孜不倦地追求理想。

任正非舉例,令大家明白華為的企業文化和精神。

例子一,日本海嘯引發福島核電站洩漏時,與難民逆向前進的是華為員工,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在兩週內恢復了六百八十個基站,為搶險救災的通訊工作做出貢獻。當時,現在被扣留的孟晚舟,就在日本 311 當時從香港逆行奔赴日本,而當時整部飛機上只有兩名乘客。華為不是見到災難就逃跑,而是為了人類安全,迎著災難向前進。

例子二,印尼海嘯,華為有 47 名員工在十三小時內,把海嘯災區六百六十八個基站恢復,支援了搶險救災的通訊工作。

例子三,智利 9.1 級大地震時,華為有 3 名員工在地震中心區失去聯絡。後來 3 名失聯員工證實是安全的。當他們打電話給主管時,主管就說了那個地區的微波站壞了,他們三個人就背著背包去搶修那些微波站。這三位員工的事蹟,華為後來用真人拍了小電影。事後任正非去看望過他們,剛好智利首富送了他一箱優質葡萄酒,任正非就轉贈他們。

例子四,大家知道非洲不僅有戰爭,而且是疾病頻發的地區,華為很多員工都得過瘧疾,大量員工在這些疾病和貧窮地區穿梭。

任正非說,從這些事情可以解釋,華為不是上市公司,不需要為財務報表而生存;華為為實現人類理想而努力奮鬥。以下是 1 月 15 日,任正非向外媒以及美國媒體的說話:「華為過去三十年,為世界偏遠和貧困地區的進步做出了努力和貢獻,甚至有些人獻出了生命。華為不會忘記他們,不要忘記華為為人類社會做出了貢獻,更不要用猜疑來詮釋事實。」

最後,跟大家談一種態度,就是當前的中國、乃至華為、以及任正非面對世界的開放態度。哪怕在開放的態度下,有部份國家不跟你談開放包容,甚至故意給你麻煩。以下這段話,也是任正非於本月 15 日對外媒說的,任正非說:「我可以講個故事給你們聽。2003 年,思科與我們有一場曠世紀的官司,當年華為還是『毛毛蟲』。我們遭遇了這麼巨大的泰山壓頂的官司,那時候我的精神壓力極大,主要是沒經驗。但是,我從來不會去煽動民族情緒和民粹主義來抵制思科,從而解決我們的官司問題。幾年以後,錢伯斯與我在機場會談,他非常清晰知道我們對思科的態度。因為我們知道,中國這個國家唯有開放、唯有改革才能有希望,不能為了華為一家公司,中國不開放。」

這些,就是華為及任正非的氣道。

文章收結前做總結。對華為的處境,與其轉傳網上某些過份樂觀、過份悲觀、真假摻雜的文章,不如花時間從基本事實入手多瞭解華為以及任正非在做甚麼。對於華為,乃至中國在近來、以及可見之未來將會遇上的挑戰,真正關心愛護中國、祖國的人,不會借中國概念炒作自己、甚至從中圖私利;因為一個不小心,會搞亂大局。至於你說,我只是小民百姓,又可以做些甚麼呢?或者,可以選擇用冷靜、理性、多知多讀第一手原始材料的態度,嘗試深入關心中國。惟有基礎事實的認知夠多,才可以判斷自己可以做些甚麼。

而我自己,就選擇沉著應對,不炒作,尤其不添亂。當然,一切因人而異。

  • 余非,作家,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