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詠強《性別平等,理解差異》

最近參加了中國著名作家韓少功的一個講座,想不到文學大師也可以解開文化發展差異的謎思。韓少功講的題目是:「文化、代際差異和地緣差異」,表面上很艱深的題目,卻講了一個很重要也顯淺的道理,有些文化上的差異,會隨著時間和經濟情況改變,有些卻不會。分辨差異,非常重要。

韓首先指出,文化既有概括也有細微,或許可以理解為宏觀和微觀文化。宏觀文化是族群生活的積累,而當中我們視為「差異」的,來自代際或地緣。代際差異會因時間而改變和調整,最終會跨越地域限制趨於一致,但地緣差異是對外在環境的適應形成的習慣,會改良卻不易改變。

韓少功以厠所和飲食,代表兩種不同性質的差異。厠所會隨環境和經濟發展改善,逐漸變得相同,而飲食習慣卻會長期保持差別。

最重要的地方是,當我們評斷事情、分辨族群文化差異的時候,不能把這些差異的性質搞錯了,將資源或認知上的限制視為文化上的傾向,否則很容易作出錯誤結論和反應。

他同時舉了性別平等為例子,説許多人都認為女性在亞洲、非洲受歧視更嚴重,以此為地緣差異,但其實性別歧視更多是代際差異,正在隨著時間、隨著社會工業化而減退。歐洲地區發展較早,也更早開始強調性別平等,而美國女性取得投票權仍未夠六十年,到目前仍然有許多性別歧視的案例反復出現。至於相對發展滯後的亞、非洲等地區,歧視情況自然更嚴重。

四月初,日本舞鶴市長多多見良三(Ryozo Tatami)在一個相撲巡迴表演上致詞時突然昏倒,在場的女性護理師趕忙上前急救,欲登上相撲賽場「土俵」救治昏倒的男性,卻遭裁判多次廣播要求離開「土俵」區。這再次突顯傳統上根深蒂固性別歧視問題的嚴重。日本相撲協會表示「這個極度困難的議題」需要更多時間商討,但是改變看來是必然出現的。

另一方面,《紐約時報》一個影音專欄報導中國的科技企業和中國政府存在嚴重的性別歧視做法。人權觀察組織新發布的一份報告對最近的數萬條招聘信息進行了分析,發現中國的政府和私企在招聘時普遍歧視女性。二零一八年近兩成招聘啟事「限男性」或「男性優先」。一些招聘信息則要求女性「形象氣質佳」,甚至提出了特定的身高和體重要求。當中包括許多上市的知名科技公司,例如阿里巴巴發布的招聘廣告承諾會有「女神」同事,給她們貼上了「深夜福利」的標籤。報導指這些令人不安的招聘策略,表明中國對女性的歧視依然根深蒂固。

經濟參與和性別平等成正比例

這些招聘策略是在遷就中國年輕人的喜好,故這些科技企業仿照一般的廣告,並且出於幾年前較缺乏性別平等概念的時候。廣告是一回事,有硏究指出中國女性對 GDP 的貢獻達 41%。備受《紐約時報》專欄攻擊的 BAT 中,百度 45% 的員工都是女性,在中、高級管理層內,女性也佔據了同樣的比例,馬雲則稱公司在職工性別平等工作上,是科技領域做得最好的公司之一,公司 47% 的員工是女性,在創始人和管理層中女性也佔了 1/3。在這樣的編制下,在服務主導的趨向下,中國性別歧視情況已經快速改善。實際情況是,中國城市的性別平等可能比許多發達國家更好。

比較令人意外的是美國政界性別歧視非常嚴重。過去兩年,美國有二十個州的至少四十名議員被人公開指控犯有各種形式的性行為不端或性騷擾。伊利諾州和加州有數百人簽署聲明,指控當地政界普遍存在性騷擾問題。亦有調查發現,美國 90% 的當選官員是白人,71% 是男性。美國總統特朗普提交參議院審議的政府高官人選中,男性比例高達八成,提名的檢察官人選中四十一名是男性,只有一名女性。

客觀看,男性和女性體能、思維模式、社會角色的差異,各有所長,有所區隔是合理的。隨著踏入服務型社會,女性更有可能取得優勢。

對文化差異性質的正確理解,可以幫助我們認識和解決社會問題,採取合理手段來調整發展和應對挑戰。以此為憑理解國際關係的變化、區域貿易磨擦,同樣有效。

  • 霍詠強,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