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非《從根本處了解華為.上.任正非入伍後承擔的任務》

近日出於對孟晚舟及對華為的關心,網上及手機轉傳的相關文章多了許多。先對這種情況予以肯定,都是出於對中國人、中國事的關心。可是,我發現轉傳的網文水平參差,有些文章只捉住事實的一角,就作出誇張的詮釋,誇張地樂觀,或誇張地悲觀。這些不全錯、又不全對的網文,不容易辨別真偽。此次分上下篇,跟大家談一些基本事實,談任正非和華為的故事。

2019 年 1 月 15 日及 17 日,任正非在深圳華為總部分別接見兩批媒體,15 日以外媒和美國媒體為主,17 日答記者三十問,對象是中外媒體,而 1 月 18 日,又連發兩篇華為總裁辦公室電子郵件,用萬多字檢討華為當前情況及日後規劃,提出要加大自我改革,也要「換血」及檢視人力架構。總之是要有另一番勵精圖治。上述三項第一手原始材料加起來約四萬多字。上下篇就以這批材料為根本,回應華為被熱議的五個焦點。上篇先談第一及二點,下篇談第三至五點。

第一點,談華為的 5G,談技術之外更宏觀的情況以及面對的挑戰。

關於 5G,任正非開宗明義:「不要把 5G 想像成海浪一樣,浪潮來了,財富來了,趕快撈,撈不到就錯過了」── 任正非說不是這樣的。

他解釋得清楚易明。他話:5G 的發展一定是緩慢的,因為很多國家,以現時的韓國和日本為例,只要加強 4G 已經夠用,於是短期內沒逼切性要轉為 5G。任正非說,針對當前而言,5G 的作用被誇大了,也從而更多人誇大了華為公司的成就。

大家請留意,指的是當前。任正非固然知道 5G 有很大的發展內涵,只是,這些內涵需要時間去創造。舉例,當人工智能、物聯網的應用進一步走入生活,就是 5G 變為商用必須品的時候。再舉例,當汽車大量使用無人駕駛技術,遙感技術又在多個領域被應用,則 5G 就進入商用時代。

審慎道明情況,任正非想大家知道,就像飯要一口一口吃,要有過程。於現時,5G 是華為的強項,卻仍不是華為可以賺大錢的項目;而科技企業之難是,在未賺大錢時,華為已經要同時為 5G 做另一個戰略部署。任正非說,華為在物理學、化學、神經學、腦科學…… 等學科上,還是落後的。何以談的是 5G,忽然轉去談神經學、腦科學來的呢?因為,需要用上 5G 的人工智能、AR、VR 等科技,正正要對人腦和神經系統等有所認識。5G 在應用層面,要與物理學、化學、神經學、腦科學…… 等其他學科配合。

所以,當網上文章為華為有多少張基站合同而過份唱好時,任正非及華為想及的,已經是更前的下一步。也因此,在孟晚舟事件未解決、當前以美國為首的大國圍攻下,任正非要淡定地做好自己,也多見傳媒直接講話,以免太多混亂訊息。他要穩定軍心,走好下一階段。任正非認為只要產品好,總會有人想買,產品不好,再宣傳也沒用。也對的,地球有二百多個國家。世界好大。

所以,美國及其盟友不用華為的 5G 設備,華為可以先做好手頭已經有的三十多個 5G 合同。同時,為下一個階段部署,並且為公司大驗身。

任正非說:曾經有首長想總結華為公司的機制,意思是讓其他公司參考學習。任正非說首長你別總結,前二十年是積極進步的,近十年是退步的,為什麼?守成令人怠惰。華為當前的挑戰是如何祛除怠惰,精簡架構,以及在人員方面汰弱留強。任正非說,2018 年華為人力資源研討會將華為的問題總結為十宗罪。十宗罪貼在公司的「心聲社區」,讓大家給意見。任正非一般只看批評,說好話的則過濾過去。他要從基層、開放的渠道了解公司發生了什麼情況。任正非知道,科技產業很容易被淘汰。華為有優勢、有成績,但挑戰永遠存在。

不再舉例了。且看任正非對華為的處境了解得多通透。於是,對那些「一夜放出大招,震驚全世界」之類的網上文章,不需要太認真。

第二點談任正非跟軍方的關係,以及他的黨員背景。

任正非於 1970 年代文革末年入伍,當時他剛從重慶建築工程學院畢業。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中國連穿衣也是問題,因為布匹不夠。為解決問題,中國在 1970 年代從法國引入最先進的大型化纖廠,生產化纖布料。任正非應徵入伍就是承擔遼陽化纖廠的建設任務。遼陽化纖廠的興建條件很艱苦。施工建廠初期,現場一間房屋也沒有,施工人員在土坯宿舍未起好前,甚至睡過草地。惡劣的環境令地方工程人員招收不足,就由軍隊主力承擔。任正非的建築專業派上用場。建築之外,任正非自學電腦及相關知識,並通三門外語。建化纖廠令任正非第一次見識世界先進技術,還學會吃苦。因為即使有土坯房做宿舍,都不抗凍,不防風,中國東北最低可以達零下二十八度。當時中國處於困難時期,肉和油都缺,東北老百姓都在缺油缺肉下生活,而東北入秋冬之後又沒甚麼新鮮蔬菜,秋天醃的白菜和蘿蔔,就用來吃半年。平日主要吃高粱。任正非和部隊成員,一邊學習最先進的技術,一邊過最原始的生活;他們名之為「冰火兩重天」,生活既先進又原始。這些,就是任正非的所謂軍方背景,做的是技術工程。任正非是直至退伍也沒有軍銜的軍人。

至於任正非入黨,仍然跟技術有關。任正非在化纖廠工作時發明了一種儀器,工作表現突出。文革結束後國家鼓勵經濟建設,任正非說,為了鼓勵科學技術的發展,他的小發明被報刊、雜誌宣傳。由於廣泛宣傳,令他被全國科學大會選中。因為要參加高層次的科學大會,沒有黨員身份會很奇怪,所以即使任正非父親在文革期間曾被列為「走資派」,關過牛棚,組織仍為他申請。任正非在 1978 年入黨。當時國家提倡幹部要四化(年輕化、專業化、知識化、革命化),正正需要任正非這種懂工程技術、能吃苦的年青人材。

所以,由始至終,任正非都是一名技術專材;有軍人身份,但是直至退伍前,做的都是跟國防工業無關的技術。而華為,也一直沒跟軍工研究單位有合作項目。

以上是基本事實和華為很客觀的處境。未完,有關華為更精彩的基礎訊息及故事,下篇再談。

  • 余非,作家,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