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靜《母語是哪種廣東話?》

這陣子母語問題又炒得沸沸揚揚,究竟這問題的徵結在哪裡呢?其實顧名思義,所謂母語,就是你家庭第一種教你說的語言,以本人來說,就是廣府話。大家要注意,是廣府話而不是廣東話,廣府話只是廣東話的一個分支,在廣東地區,潮州話又是廣東話,東莞話又是廣東話,甚至客家話技術上也算是廣東話。哪一種廣東方言能夠代表廣東話呢?相信現在仍未有定論,因此我不會這麼厚顏無恥的把局限在港澳及廣東南岸地區常用的廣府話當作代表,叫它做廣東話,要尊重廣東各地的固有方言嘛。

那麼,自國民成立時已定為官方語言的國語/普通話現在加以推動,會否滅絕香港的廣東方言呢?其實大家留意一下,上海有上海話,四川有四川話,甚至北京有京片子,東北有東北腔,那些在中央政府直接管轄多年的地方,地方母語方言也沒有消失。澳門回歸這麼久了,立法會基本由愛國愛澳人士壟斷,原則上沒有甚麼泛民勢力「保衛」繁體字和廣府話,但是我們去去澳門旅遊,就算是旅遊區酒店區賭場區,所見所用的仍然是繁體字為主,大街小巷充斥的仍然是滿滿的廣府話,可見繁體字和廣府話根本不需要「守護」,國家基本沒有意欲也沒有能力強制消滅地方方言。

香港泛民主派挑起的所謂廣東話之爭,只是騙人的偽命題。某功能界別的尊貴立法會議員在重要的特首答問環節,不珍惜選民給予的一次寶貴發問機會,沒有詢問公共利益事項,也沒為業界發聲爭取權益,跑去問特首的母語究竟是甚麼,實在令人搖頭歎息。

在香港,第一種教育子女的語言是外語的,不乏其人,例如以前的補習天王 Richard Eng 在一個訪問節目也稱,從來在家跟兒女只說英文。根據國際對母語的定義,可見他兒女母語是英語,難道他兒女的母語不是廣府話,就不是香港人?

若果真的依照泛民的邏輯,要依照地域原方言劃分母語,那麼香港的母語為甚麼不是圍頭話,而是十七世紀從廣州一帶廣泛傳入的廣府話?各泛民議員為甚麼不去保護圍頭話,復興原香港圍村本土文化,卻打正所謂反官商鄉黑旗號,把原居民妖魔化,這麼用力摧毀真正的香港本土文化呢?這問題實在值得我們三思。

  • 陳思靜,香港政壇一匹狼,孤人單劍,浪蕩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