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權《好人好姐.學咩考古》

在民居門前面向行人路,我和他們對上了眼,一位阿媽拉著她的兒子正好路過,教訓說:「嗱!你現在要好好讀書,如果不讀好書,長大就好似他一樣。」

我再瞄了一眼身旁,沒有誰,心裡明白:「噢,說的是我。」然後繼續打石器……

仔細想想,有點道理?「好人好姐」為何要學考古,甚至畢業後仍埋頭做考古研究項目?

田野考古工作,如前線的技師說:「考古考古,天天挖土。」能發掘出如博物館展出的青銅器、玉器、漆器、金器等,是多大的運氣啊!更多時候,是發掘出土大量混雜的破碎的無法復原的陶片,甚至器類亦無法分辨。別忘了還要蹲在坑邊,根據量度的數據繪畫地層剖面圖、遺跡平面圖,而且遺跡的關係絕不能畫錯,最怕「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 考古考古,天天挖土
    o 190129 b8a

一車一車的遺物運到考古工作站、臨時租借村民家前的空地,一地攤開,那般惆悵,短短幾句何以說清?整理花費的時間,短則數月,長則十多年亦不稀奇。畢竟文物整理只能依靠人手,縱使科技發展迅速,然難以取代五官、四肢和大腦。這也是我常有的感受:「該人手做的事,始終還是人手做更好。」

話分兩頭,科技確實帶給考古學嶄新的方向。藉著超景深、掃描電子顯微鏡,觀察微觀世界,為考古學研究的證據鏈添上一環。而不同研究範疇,使用的設備各色各樣。現在不僅理工科學生要到田野發掘,文科生亦要到實驗室學習科學知識,大家共同解決考古學問題。

文物從地下發掘出來,整理修復研究一番後,最後還要回到大眾視野。文物自身沈默不語,惟有靠學者、策展人的努力,讓「死物」展示絢麗的文明;讓無名氏發聲,述說自己的故事。

  • 讓無名氏發聲,述說自己的故事
    o 190129 b8bo 190129 b8c

我一邊打石器,一邊想著過去一段時間內參加過的考古學項目。既然如上述田野考古發掘、整理研究這麼辛苦,並兼文理工,為何還要學?要繼續在苦海浮沉?

想到這裡,我繼續打石器,一邊打,一邊想。踏入考古這個「坑」,辛苦不在話下,也不賺錢。說是為文化、歷史、社會貢獻青春,恐怕我沒這般宏大的理想。考古學十分實在,強調科學思維的同時,透露人文情懷。五湖四海,不論背景,大家一起在墓邊坑邊討論遺跡遺物。夜裡共同畫圖整理拼對,春秋寒暑,相互扶持。

那位媽媽是對的,長大不要如我,要投身到考古學中,開闢自己的人生,不亦樂乎?

  • 阿權,在考古田野和實驗室的路上,徘徊的,某個宅男。喜歡收集舊物,閒時採集樣本,享受發掘與實驗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