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習五點是一面照妖鏡》

今月月初,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紀念會中發表講話,坊間稱為「習五點」。在講話中,習近平提出「一國兩制」是實現國家和平統一的最佳方式,惹來了台灣政壇的反彈。綠營方面,他們本來便是主張「台獨」的,自然不會接受「一國兩制」;至於藍營,表面上承認一中各表,實際上是渴望兩岸維持現狀,又哪有可能接受「一國兩制」?

因此,台灣不論藍營綠營,都不接受「一國兩制」,是可以預期的。至於香港的非建制派,聽到習近平希望用「一國兩制」收回台灣,也自然要利用這個機會,大力唱衰「一國兩制」,呼籲台灣民眾不要信任大陸。反正,宣揚懼共和反華情意結,標榜香港在回歸之後變壞,等港人不滿中央和特區政府,一直是他們保住票源的法門。至於台灣不接受「一國兩制」有何後果,會否招致解放軍武力攻台,則不是他們關心的事。

較少人會提到的是,非建制派不斷說「一國兩制」的壞話,其實反過來證明了「一國兩制」的成功落實。如果「一國兩制」真是像非建制派所言,只是一個騙局,非建制派作為反政府的在野派系,為何還能如斯活躍?為何他們還能佔據香港立法會三分一以上的席位?他們為何還能不斷的搞示威遊行?為何他們還能在網上和媒體上,不斷說「一國兩制」的壞話呢?

由此可見,非建制派仍能在香港政壇活躍,還能不斷說「一國兩制」的壞話,反而證明了香港在回歸之後,《基本法》確實保障了港人的言論自由、集會自由,以及參政自由。事實上,香港在回歸之後,言論和集會自由比以前更多,比着過去的港英時代,非建制派現在的所作所為,很可能已遭到政治部拘捕至「白屋」關押,甚至被港英根據《驅逐不良分子出境條例》,將他們遞解出境了。

當然,為了使人們相信香港回歸後情況變壞,宣揚大陸「一國兩制」不可信的訊息,港英政府打壓異己的歷史,非建制派一定是不會提的。比較有趣的是,跟非建制派一齊唱和,質疑北京打算利用「一國兩制」收回台灣的人,竟然還有些外表打扮成建制派的人。好像有人近日便不斷撰文,質疑「一國兩制」未必適合台灣,又聲稱「前人定下一國兩制的機制和框架,我們這一代人難道不能想出更前衛的方案?」

好笑的是,當有人建議北京想出「更前衛的方案」,他又有什麼好建議呢?在他的另一篇文章,原來是建議什麼「中華聯邦」。如果是呼籲大陸透過改行聯邦制達致統一的話,世上不少國家都在奉行聯邦制,那又算什麼前衛的新建議?更重要的是,聯邦制下的「州」,往往連終審權都沒有,自治權力比一國兩制還要少,難道台灣又會接受乎?

有人或者會說,某人所提出的所謂「中華聯邦」,只是名義上稱作「聯邦」,實際上是主張邦聯制,甚至兩國聯盟制。然而,這又算什麼前衛的新建議呢?英聯邦、獨聯體和歐盟,不就是這一套嗎?更重要的是,所謂邦聯制或者兩國聯盟制的前提,不就是變相要求北京放棄一個中國原則,接受台灣綠營所鼓吹的「兩國論」吧?

如此說來,某人呼籲北京「先找出民進黨、白色力量及台灣人民之間的一個新共識」,說到底是要北京認同「兩國論」吧?大家終於明白,劉信為何一直批評,某些人只是披着建制派的外衣啦?這類吃盡兩家茶禮的投機分子,他們動一動尾巴,劉信都知道他們憋着什麼屁啦?想幫台灣獨派軟銷「兩國論」,就直接說出來嘛?吹什麼「更前衛的方案」?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