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梅士《澳門「不可歸責土地」問題的政治意涵:從嘉里建設說起》

新《土地法》爭議至今已擾攘多時。澳門論者不論立場如何,其實都不曾真正進入問題、深究新《土地法》問題的真正政治屬性。由於香港媒體相對置身事外、較能旁觀者清,所以表現較澳門媒體專業。例如早在 2016 年,《明報》報道「新土地法規定批地須二十五年內發展.澳門沒收閒置地.港企擬告違憲」便已相當全面地書寫「不可歸責土地」如何影響企業商業運作;泛海國際(129)及嘉里建設(683)是因「不可歸責土地」而蒙受損失的其中兩家香港上市公司。

不過,對於澳門新《土地法》問題有何政治屬性、有何政治牽連與影響,港媒同樣沒有深究。舉例,不論是在澳門還是在香港,基本上沒有論者特別認真研究新《土地法》爭議中的嘉里建設案例。

2007 年,嘉里建設購置南灣湖區 C12 地段項目,土地批給期至 2016 年 7 月 30 日。但在批給期中,嘉里建設因澳門特區政府行政失當而無法正常使用與發展所購置的地段,帳面損失因而高至近 12 億。這在嘉里建設 2018 年「中期業績報告」裡寫得很清楚:「儘管本集團不斷提交各種申請和發展方案以使項目得以進行,但項目在完成地基及地盤平整工程後,因澳門特區政府暫停審批本集團所提交的建築圖則,工程被迫停工。直至 2012 年,本集團方獲澳門特區政府正式通知,鑒於澳門歷史城區被納入世界遺產名錄,澳門特區政府正重新考慮南灣湖 C 及 D 區的總體規劃。多年來,本集團不斷地催促澳門特區政府儘速完成南灣湖 C 及 D 區的總體規劃,及處理本集團所提交建築圖則,可惜並無結果…… 在土地批給期屆滿前,澳門特區政府曾公佈一份土地名單,說明土地尚未發展,責任不在承批人,而南灣湖區 C12 地段亦在此名單上。儘管如此,澳門特區政府於 2018 年 5 月刊登憲報宣告,並通過函件正式通知本集團,南灣湖項目土地批給因未發展而屆滿失效…… 於 2018 年 6 月,本集團向澳門特區中級法院提出上訴,反對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宣告土地批給屆滿失效的決定。澳門特區政府將須在收到法院傳召後的指定時間內,就上訴提出抗辯。…… 由於澳門特區政府已正式宣佈土地批給屆滿失效,故南灣湖區項目已作全數共約 1,175,000,000 港元之減值撥備。」

嘉里建設這個案例頗具代表性,值得受更多注意,很大程度上,與嘉里建設的老闆郭鶴年有關。2015 年,內地企業家必讀刊物《接力》,就曾特別撰寫文章〈香格里拉之父郭鶴年:低調的大馬首富,比李嘉誠還牛?〉介紹郭鶴年。的確,人稱「糖王」、旗下公司糖產量佔全球 20% 的郭鶴年,不只是亞洲、還是世界上極為成功的商人,他的政治人脈網與影響比李嘉誠更有過之而無不及。在七八十年代、鄧小平政治崛起與掌政時期,郭鶴年便已有遠見地應國家所需,積極投資內地。1990 年,鄧小平曾特地與郭鶴年見面,並對郭鶴年說:「你和我一樣,都是引路人的角色」。2012 年,中國中央電視台第十三屆「中國經濟年度人物」評選,向郭鶴年頒授「中國經濟年度人物終身成就獎」,官方提供的頒授理由其中一句這樣說:「他為國家買到了糖,還通過做期貨為國家賺到了百萬利潤。實業報國是他一直秉承的理念。」

郭鶴年的真正份量,不只在於他是中國改革開放重要人物,更在於他在國際政治場域長袖善舞的能力。馬來西亞第三任首相胡先翁、新加坡國父李光耀都是郭鶴年的年少時代同窗。聚集世界各國防長、討論國際安全議題的「香格里拉對話」,一直在郭鶴年旗下位於新加坡的香格里拉大酒店舉行。2018 年馬來西亞大選,破天荒地令長期執政的執政黨巫統下台,不少人曾因而忖度,納吉政府在選前以言論冒犯郭鶴年是否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馬國大選後,新政府隨即新成立「國家元老理事會」,郭鶴年被奉為其中一位馬國「國師」。

說到底,郭鶴年的政治背景,與澳門新《土地法》爭議有何關係?答案其實很淺顯:對商人而言,政治活動往往是手段,商業利潤才是目的。香港是郭鶴年商業王國的一大重鎮,他在特區政治場域活躍,自是平常事。2015 年,中共統戰部長孫春蘭來港,與香港商界見面,郭鶴年位列出席者名單榜首。2017 年,林鄭月娥成功當選為香港行政長官,便與郭鶴年的祝福有重要關係。這再次說明,澳門「不可歸責土地」問題並非只是少數商賈的事,澳門管治的未來,多少都會受之影響。

明眼人早已明白,澳門新「土地法」爭議已無關道理,這是赤裸裸的政治問題。至於這是何種層次的政治問題,似乎在澳門,很多人都是當局者迷。在可見的將來,皆大歡喜的做法,是現屆澳門政府利用餘下時間積極有為,解決「不可歸責土地」問題,如崔特首所說「我們好想體現到社會的公平,所以我們透過廉政公署將每一個個案去重新檢查、檢視,在整個行政程序過程中,有沒有不符合行政程序,到底呢個過程中,我們是否有做得不適合的地方」,盡早透過澳門廉署報告撥亂反正。

如此,澳門便能平穩迎接新一屆特首選舉,以及回歸二十周年。

  • 簡梅士,從事商界工作多年,素來關注與投資環境相關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