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巨川《王岐山為何大談中國七十年?》

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 2019 年年會,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成為焦點人物。他在致辭大談七十年:「艱辛奮鬥七十年、波瀾壯闊七十年,一個積貧積弱、生產力水準十分落後的農業大國已經發展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工業國、第一大貨物貿易國。」

致辭結束後,身兼主持人的達沃斯論壇創始人施瓦布提問,說:「您剛才提到了中國過去四十年所取得的成就」,不料王岐山立即糾正:「我講的是過去七十年。」

為什麼王岐山強調的是七十年成就,而不是改革開放四十年?這不僅僅由於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更是因為他積極響應習近平的「兩個不能否定」: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

習近平剛剛執政,就向新進中央委員會的委員、候補委員宣示了「兩個不能否定」。在習眼中,否定毛澤東時代,就是要把中共妖魔化,進而從根本上否定中共的執政地位,勢必危及政權合法性。因此他極力反對「非毛化」,曾經在內部會議指出,如果文革結束之後全盤否定了毛澤東,那我們黨還能站得住嗎?我們國家的社會主義制度還能站得住嗎?站不住就會天下大亂。

在捍衛中共意識形態方面,他與王岐山心有靈犀,都試圖以「兩個不能否定」打通改革開放前後的兩段歷史。中共十九大之後,王岐山發表《開啟新時代,踏上新征程》的文章,也簡短地評價了新中國建立後的兩個階段:經過改革開放前三十年的艱辛探索,建立起社會主義制度,在一窮二白基礎上建成獨立的工業體系和國民經濟體系;改革開放近四十年來,成功開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集中展現。

在習王眼中,改革開放前三十年並非全部一團糟,雖然經歷了嚴重曲折,但「建成獨立的工業體系和國民經濟體系」,為改革開放奠定了基礎。

也因此,習近平雖然否定文革,在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大會上指出「文化大革命十年內亂導致中國經濟瀕臨崩潰的邊緣,人民溫飽都成問題」,但在實際操作中淡化了文革。新版歷史教科書刪減了舊版教材的「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一課,將其內容與「建設社會主義的十年探索」合併,統稱為「艱辛探索與建設成就」。文革,於是成為「艱辛探索」的一部分。

種種跡象顯示,在意識形態、黨的建設等方面,習王是高度一致的,這不僅表現在「兩個不能否定」,更表現在借鑒毛澤東時代的黨建經驗,強化中共「黨的領導」和中央集中統一領導。

習近平重新提出「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王岐山講得更白,更公開否定鄧小平時代倡導的黨政分開。他說,「一個時期以來,有的人在這個(堅持黨的領導)問題上諱莫如深、語焉不詳甚至搞包裝,沒有前提地搞黨政分開,結果弱化了黨的領導,削弱了黨的建設。」

習近平在王岐山卸任常委之後,仍然邀請他出任副元首,並且享受常委地位,並非政治酬庸,而是理念一致,惺惺相惜。

  • 柳巨川,長期從事中國新聞編採工作,曾駐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