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港府官員不如學學韓國瑜夜宿民間?》

這星期下來的政府「跪低」事件,非常籠統概括,就是一班官僚離地導致的亂象。未在深思熟慮之下推動政策,當然會遭到反對聲音,而政府部門最終改變政策執行方式,回應市民和政黨聲音,也是一種政治上的自然反應。不過,似乎不少政府中人都相當不服氣,以為是政治盟友倒戈、反對派乘機作亂,才使他們深陷政治危機當中。不過,今次的危機很明顯就是一種自我催生,與人無尤,要怪肯定先要怪責自己未做足準備處理突發情況。

在過去日子裡,官員當然要落區參與區議會會議,但似乎官員在外面的探訪未見頻密,加上本屆政府的問責官員不少都是公務員出身,認知度甚低,根本出到街都沒有人認得出,就算落區都不一定聽到訴求。加上他們薪金高,福利好,又有官派車輛代步,何能感受到民間疾苦?就好似設計申領 4000 元的表格,錯漏百出,根本就沒有理解到普通市民在填寫時會遇上多少問題。

官員落區多點,真正與市民接觸,其實都可以掌握不少市民心聲,雖然時間有限,但都叫可以令自己接觸多點不同意見。

高雄新任市長就在當選時承諾每個月選擇一天夜宿在弱勢機構或家庭,象徵自己不忘基層。就在今個月,他就選擇一所兒童之家,希望可以多了解離市區較遠、平時少被關注的育幼院,看看市政府能對這些機構和兒童有甚麼可以協助。雖然韓國瑜的行為,未必可以帶來即時改變,但最少讓市民感受到他真的在做事,誠意勝過一切。

可是香港這邊官僚,連不帶隨行人員落區都未必願意,更何況夜宿?而且,幾可肯定香港官員若真的夜宿,最終恐怕又會鬧出笑話。

官僚離地,人民當災。要求他們夜宿?不必了。只是希望他們可以好好學習他人,不要做官做足三十年,到頭來連庶民習慣也不懂,就好似林鄭在參選時期,鬧出不懂用八達通、又要到自己舊官䣌取廁紙用這樣滑稽的笑話。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