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母語教學,樹搖葉落》

香港教育局上載了一篇由香港中文大學中國學者宋欣橋教授寫的文章,指「粵語不是母語」,一石激起千重浪。歐陽偉豪博士(Ben Sir)在面書上載短片,直斥教育局引用權威錯誤。

甚麼是母語?就是一個人的生命中第一種使用的語言,母親所教的語言,跟種族、政治理論上無關;但在每事都被政府政治化的香港,母語,也成了政治問題。

中國及香港政府,就是要先削弱港人競爭力,再消滅香港文化以及香港種族,此話怎說?

在收返(不是回歸喔)前後,香港政府推行母語教學,找來學者、高官、中學校長、學生等拍成多個經典廣告,說甚麼「母語教學,事半功倍」。一九九九年,還有新聞稿撐,母語教學有助提升教學成效云云。

先用母語(廣東話),而過去多年,母語教學只是欺騙人,原來是削弱港生英語能力,荼毒一代人。再用普通話(普教中)來取代母語(廣東話)。普教中灌輸的觀念是普通話是正宗,廣東話是方言,又荼毒一代人。然後再用新母語(普通話)去取代真母語(廣東話),就連廿年前教育統籌局局長王永平都不禁發帖質問。

正如我之前《就係要趕走曬啲香港人,吹咩》一文引用的希特拉名言: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

香港政府就是一步一步的,在教育上否定廣東話為母語,以此否定香港人,趕走香港人。

但官員自己呢?說要跟中國接軌?又話要擁抱大中華?又有多少能講普通話?

甚麼國家發展、經貿聯繫… 自己沒有身先士卒,卻用一代、兩代後生仔較飛!

當年中英談判時所說,「一國兩制、港人生活方式不變」,但到頭來,香港就像廣州、澳門一樣,沒有選擇,講粵語被等於不文明,新一代廣州澳門小孩只懂一種語言:普通話。

否定廣東話為母語,表面上是常識問題,表面上是語言問題,實際上是政治問題,是人口清洗問題。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