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要音樂教育,而不是樂器教育》

朋友的小朋友四歲,要去一系列活動:學拳、跳舞、義工、英文班… 少不了,當然是兩到三種的樂器班。

是的,幼童自小就要上乜班物班,已不是新鮮事。據非正式統計,差不多大半的廿多歲、土生土長、家境不太差的人,每人都懂一兩種樂器。鋼琴、結他、小提琴是基本,中樂都普及,當然還有媒體、影視拿來開玩笑的非洲鼓。

教班的,當年不少都是父母逼學的,後來當一技之長謀生。更多的,只為張 Cert,只為影相,方便升學,要贏在 XX 前。

至於小朋友學到甚麼叫音樂嗎?不重要。在父母眼中,學到樂器技法,升到級,打大佬打上去就好。

幸好的,會學到樂器技術,表演樂章是有演奏技巧,算不俗;有埋演奏風格的就真的十萬中無一。多的是,演奏時可算照本宣科奏出某時某的風格。

音樂的陶冶性情、表達情感、藝術鑑賞?又多少人會理。

學完拍子、旋律、音準後,可能,在長大後最有用就是在唱 K 時拿捏得好一點吧?

對大多數人,音樂感比樂器技術重要。

音樂感是甚麼?融和一樣,在不同場合、感覺下,能以音樂表達;相反,在聽音樂時,是身心感受一齊 Flow,捉得著形,亦拿到神髓。至於一些學者說的「解構、印象」論述到玄之又玄,又陳義過高。

近年學生壓力越大,導致精神緊張、抑鬱,最好的其中一個方法就是音樂治療,偏偏,他們每日都為著遊戲規則而去接觸音樂/樂器,卻鮮有機會、閒暇去享受。又怎能獲得音樂的好處?

所以,香港要的是音樂教育,而不僅是樂器教育。又或者,給多點空間、時間給小朋友自然發展,慢慢發掘,會更好。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