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勞民傷財的派錢》

1 月 21 日,期待已久的關愛共享計劃終於可以領表了,不過在派表這幾天,政府錯漏百出,顯示出政府並沒有充足的準備。這一次的派錢,是政府在去年發表財政預算案之後決定的,但遲了將近一年才實行,筆者已感到不可思議。當日曾俊華決定派錢,可能因為用了一個比較簡單的方法,短短數月之間就可以開放申請。

今次政府為了這個關愛共享計劃,足足籌備了一年,那麼我們且看看政府籌備一年的工作做得如何。簡單一句說話就可以形容,政府的準備,等如沒有做準備一樣。

首先第一日派表,有些地方很容易就派完,有些地方卻還有不少表格可派。其實政府應該知道這四千元的計劃不會很多人清楚到底自己能否拿錢,人人都會去填表,政府因此應該準備大量表格在各區以應付需求,否則政府如何自稱便民?政府沒有就表格的數量有一個預算嗎?還是自己低估了領取表格的人數?到了第二天,各政黨有些已經自己列印申請表向民眾派發,並且陸續設立街站解釋相關計劃,雖然各政黨已經借此為年底的區議會選舉做準備,不過各政黨對此亦相當有怨言。

當政府某些民政事務中心派完表格、民眾前往要求政府提供列印服務時,政府工作人員卻要求民眾自備紙張。筆者聽完後感覺可笑,心想難道政府沒有應變的方法嗎?雖然張建宗很快就從善如流要求政府提供紙張,但亦反映政府最初沒有應變方案,見步行步。民政事務處應該歸劉江華所管,到底劉江華是否知道這件事、並提供相關意見?還是純粹協助性質?

筆者第一天及第二天也曾前往民政事務處索取表格,因為筆者的同事需要,所以我代他們去拿。第一天民政處的人告訴我,每人只可索取兩份表格,第二天民政處又告訴我,每人只可索取五份表格。從這個優化措施可以見到政府是從善如流並有改進的,但問題是政府的確沒有做好充份準備。

政府在第三天與民建聯會面後,宣佈開放便利申請措施,例如:把計劃的二十四小時熱線由二十八條增加至三十四條;為回應部分市民表示提供住址證明有實際困難,決定申請人無須提交住址證明,從而方便市民申請;至於寄交申請表格時遇有郵資不足的情況,當局將會寬鬆對待,使申請可獲得處理。

其實政府在準備這個計劃時,有沒有請建制派的政治人士提供意見?還是政府充滿自信而一意孤行?例如,政府所提供的申請表格附上的大型紫色信封,普通郵費是難以支付的,政府有沒有預料到這隨時會被扣起以致無法寄到政府手上?政府為何不一開始就替這些郵寄表格支付郵費?反正政府已經就這個計劃「洗濕左個頭」花了不少行政成本,為何連一份表格的郵費也不願支付?政府是否覺得連幾元都不希望益你班賤民?

筆者感嘆政府這次派錢搞得勞民傷財,這又何苦?政府覺得派錢俾你班賤民,是「益左你地」,所以要設有限制,所以才有「補足四千蚊」的想法。設有限制令行政成本因而增加,因為要找人去查資料及審核資料。但既然行政成本增加了,你是否需要準備萬全、盡量便民呢?但這幾天以來,人民並不感謝政府反而怨聲載道,派錢搞得進退失據,那又何苦?其實筆者並不反對派錢,不過覺得政府既然準備了接近一年,理應進行充足的沙盤推演。為何準備了一年的計劃搞得像沒有準備一樣?

到底,派錢設限制是陳茂波的想法還是林鄭的想法?如果是林鄭的想法,那麼她的手段比曾蔭權還要低,曾蔭權時代至少不會搞得勞民傷財。

從最近的長者綜援年齡提高,到今次的派錢,筆者感覺政府寧願提高行政成本,都不輕易在政治上進行妥協。如政府寧願補回長者和成人綜援的差額,都不願意取消年齡門檻的提高,今次政府亦寧願多花行政成本做審查,也不願意「益左你地」,都是一樣。

如果政府花大錢派錢,而人民沒有因而感謝政府,反而覺得勞民傷財而對政府有不滿、怨言,政府其實是勞而無功。政府是否應該檢討一下問題出在哪裡?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