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添生《政府官員打倒昨日的我》

林鄭月娥說得對極。問她母語是甚麼,確實是無聊透頂的問題。一個誰都知道答案的問題,竟然被香港眾官及 KOL 玩透了半天,若不是無聊,就是荒謬。

當然,面對立法會議員簡單的政治挑機問題,採取最低級的方法不予置評,實令人失望。新政府新猷是更頻密地出席立法會會議,作「短問短答」,本以為林鄭對政治挑戰預備十足,怎料爛戲收場,可惜。

特區官員一直說「主權移交」

有人批評,林鄭不認母語,欺師滅祖。筆者卻認為最近幾個風波,都牽涉現屆特區官員矯枉過正,而且改的不是前朝殖民地政府的措施,而是打倒特區政府早期的做法。

從最近的禮賓處網頁修改說起。最近,禮賓處在其網站上刪除了「主權移交」(Handover of sovereignty)字眼。張建宗說政府要「確保官方說法能準確地反映特區根據《基本法》而設立及運作的基礎」。可是,傳媒繼續踢爆,過往政府一直將「主權移交」和「回歸」並行使用,例如政府一直稱九七年七月一日凌晨的那個儀式為主權移交儀式。筆者找到的其他例子還有:

  • 九七年十月十六日政府發出新聞稿,報道董建華會面橋本龍太郎,指「對於香港在七月一日主權移交後各方面順利運作,他向董建華道賀」;
  • 前教育統籌局局長王永平在九九年五月立法會動議辯論致辭中指,「儘管國際上有些報章認為,香港在主權移交後,英語的地位大不如前」;
  • 九九年六月,時任金管局總裁任志剛於香港銀行公會半週年晚宴上致辭,指「為主權移交作好準備以及應付亞洲金融風暴」;
  • 二零一二年康文署介紹「旗袍的變奏」展覽中,提到「展品包括陳方安生女士於一九九七年香港主權移交典禮上穿著的旗袍」。

推通識和「兩文三語」的都是特區政府

其他的爭議也有這種要求現屆官員推翻早期特區政府做法的意味,最濃的莫過於傳聞的通識科的大幅整頓。眾所周知,特區早期教統局領導羅范椒芬是推動教育改革的大旗手,教改內容包括加入通識教育科。NOW 新聞《政情》報道,當年有份推動通識的高官感到後悔,認為通識科已偏離當時設計原意。

母語/粵語爭議也一樣。董建華剛上任已提倡所謂「兩文三語」(兩文為中文和英文,三語為粵話、英語和普通話)的教育目標。董在二零零零年施政報告中繼續指,要保持香港的競爭優勢,增強學生「兩文三語」不可或缺。曾蔭權亦在施政報告中重申,必須提高市民「兩文三語」能力。「兩文三語」能力包括粵語能力,在政策上清晰不過,然而教育局首先在二零一四年農曆年時,上載了一篇文章於網頁,將粵語定性為「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亦引起過軒然大波。

「政府的語文教育政策,以『兩文三語』為目標,期望我們的學生,可以中英兼擅,能書寫通順的中、英文,操流利的粵語、普通話和英語」,這仍然是在教育局網站可以找到的語文教育目標。政治花生事小,政策推行事大,還望教育局能澄清政策,不要再讓風波越演越烈。

  • 林添生, 相信「治大國如烹小鮮、 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 人生無小事, 堅持 common sense 可分析時局, 而 common sense is not so com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