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這一代人.想不出超越一國兩制的方案嗎?》

中國先輩在四十年前的願景,來到我們這一代,應該共同謀劃屬於兩岸人民的未來。中國,是屬於十四億人的中國,也是二千三百萬台灣同胞的中國。跑過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新加坡、內地與台灣,不難發現,海外華人對中華民族的情意結,並不是西方人那種情懷。在加拿大,會看到一種平行時空下的舊香港,在美國唐人街,就是一個個中國南方小鎮的縮影。

九二年有沒有共識也好,我們不能否定全球有不少於一千萬人擁護著中華民國,慶祝雙十。同時,有不少於三億人,日夜期盼著內地多點自由的色彩,即使在中央集權下,也想過得比其他地方更好。兩岸,以至海外華人,忙於自已個人發展時,通常都會把國家情懷放在心中。幾代人,對於四九年,七八年,八九年,九七年等都有不同的深刻記憶,並不是單單官方定調的九二共識就能統一所有人的思想和觀感。

文化、血緣、歷史把兩岸人民還綁在一起,卻不是政治。看著《紐約時報》和《環球時報》對於中國大陸一片鷹派武力統一的叫喊,文人眼裡,徒添憂慮。看看現時在空中往返的民航機,看看上海台北城市間的交流,看看台大、北大交流學生在課堂的歡愉,我們就不能找到一個前瞻方案去處理好新型的大陸與台灣關係嗎?

前人定下一國兩制的機制和框架,我們這一代人難道不能想出更前衛的方案?走在三里屯、大安區,聽著不同的口音,大家根本分不到旁邊的人是哪裡人,證明我們的關係不是簡單國界、政治就能分得開的;讓大家能夠生活在同一片天空、同一個制度下,需要的就不是政治語言,而是漫長的探討、談判和協商。

情感的聯繫,遠勝於冰冷的法律條文,新的一年,大概兩岸的領導人應該相約於初夏,尋找新型的關係,成熟和開放地處理問題。

回望過去七十多年,歐洲從廢墟中全面復蘇,德國統一,歐盟誕生,新領袖們致力建立互信,促成區內人民生活安穩和自由流通。當然,整合的過程並不是路路暢通,近年正面對歐債、英國脫歐以及歐盟內部經濟發展不均,但總體而言,歐洲各國維持了一個和平的年代。

反觀東亞地區,經歷了比冷戰更可怕的意識形態之爭。中日韓,兩岸,美國和俄羅斯的區域參與,都讓東亞各國的領導人頂多互相打個電話,在國際峰會交流僅限於經濟貿易的高度,文化和政治合作貧乏。

德法簽訂新協議加強合作,而海峽兩岸不應該停留於探討九二年是否有共識、一國兩制是否可行,否則大家只會越來越遠離現實,活在空中樓閣。

  • 張景宜,遊走於新加坡、北京、台北和倫敦的媒體人。曾於海外電視台、報章和網媒工作,亦為兩岸三地智庫提供政策研究和數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