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誰說大辯論無法凝聚共識?》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正式展開為期五個月公眾諮詢,並分短中長期,提出十八個土地供應選項,讓市民提供意見。奇怪的是,坊間一些向來主張大鳴大放、理性討論的評論員都向專責小組撥冷水,認為小組一次過列出十八個選項供市民討論是以一個「找不到共識的方法來找共識」。其實小組已悄悄地引領社會得出了幾個很重要的共識,作為五個月諮詢的「頭盤」已經十分不錯。

任何辯論,重要的是「前設」,你如何介定辯題。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席黃遠輝短短幾日,已經多次講本港缺地情況是「水深火熱」,缺地的數量不只政府在「2030+」規劃中預計的 1200 公頃。讀者可能以為黃主席講的是「阿媽係女人」,沒甚麼大不了,但看民間反應似乎都對黃主席所言沒有好大反對聲音,即是說市民普遍認同小組對辯題的「前設」。大家別忘記,前任行政長官說要開發郊野公園邊陲地、見縫插針建屋時,不少環保團體說香港沒有土地問題,因為香港有不少土地未使用,政府有大批閒置土地。

黃遠輝亦等同指政府「2030+」規劃的預測是「BULL SHIT」!因為香港交通基建、改善居住配套等用地的估算,明顯無在原規劃中得到有效反映。小組預計本港缺地一定在 1200 公頃之上,規劃署最終都接受現實。如此一來,小組已順理成章把覓地的需求提升起來。同樣,市民普遍接受小組這一個講法。

小組在開展辯論之前爭取到市民認同以上兩點,十分重要,若果不少市民認為本港夠地,那往後討論甚麼方法覓地都是徒然。

如果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只是簡單列出十八個選項,筆者會同意這是「太天真,太傻」,簡直就是浪費時間,但小組如今明顯有一定傾向性,一是需要在短時間內覓得一定數量的土地,二是長遠造地才可得到大面積土地。小組沒有開口,但其實已暗示,不外乎填海、公私營合作發展農地、棕地等三四個選項。

有評論認為,小組倒不如參考新加坡模式,一錘定音大規模填海。新加坡模式是香港人所嚮往?如果一錘定音有效,沒引來社會撕裂,上屆政府為何在土地問題上猶如老鼠拉龜?若果十幾人組成的小組開宗明義選定一兩個選項,最後討論的焦點必定是倒過來,要小組解釋為何不作其他十七或十六個選項。單是這一步已經夠政府煩上幾年。事緩則圓,五個月諮詢才剛開始,大眾應給予小組更多時間才作定奪。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