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青年變激進,通識非禍首》

近日,教育局公佈中學通識科的修改建議,其中包括,將現有通識科成績評級由 1 至 5** 級簡化為合格和不合格。與此同時,一些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和教師,提出檢討通識課程內容,縮減部份涉及政治的內容,並由必修科改為選修科。

建制派提出修改通識科的主因,是他們覺得近數年來香港的大學、中學生、以至整個青少年組別都政治激進化,除了在校園內提出「港獨、自決」激進思想外,2014 年的「佔領行動」,2016 年的「旺角暴亂」,一些反對派學生領袖如黃之鋒的出現,都是由於通識科令學生過早地認識本港政治,並間接鼓勵他們積極參與所致。

筆者認為,通識科設立的目的,只是讓學生得到跨學科的知識,擴闊視野,對國家和本港社會有更多認識。真正將青年「政治化」和「激進化」、把他們成為「死敵」而非「社會未來棟樑」的罪魁禍首,是特區政府的連串施政失誤以及中央涉港工作機構二十多年來的疏忽大意。

回歸前後中央對港青少年統戰不力,被反對派吸納

回歸前後過渡期間,中央曾推動本港的青少年工作,如通過新華社香港分社,支持本港一些親北京的青年團體成立和推動青少年活動。目的是令他們不反對回歸,確保回歸順利和回歸後的社會、政治穩定;並為愛國愛港陣營培養「生力軍」,希望當這些愛國愛港青年成長後,構成香港社會主流思想。可是這工作沒有成功,那些親北京青年團體舉辦的國內交流團或文娛康樂活動,從未能吸納大批青年人參與,也從沒有為愛國愛港陣營提供「生力軍」。

香港青年始終受到一些對內地抱懷疑和反感態度的長輩和教師影響,故對國家的認同感反不如 1970 年代「認祖關社」時期的青少年、大專生。結果,香港青少年對國家保持疏離感,對建制派始終不積極支持,他們更在反對派媒體和政治人物的影響,成為反對派的「接班人」。回歸後特區政府的施政屢次出問題,尤其是 2003 年「沙士」和「二十三條立法風波」,令年青人更接受泛民主派的宣傳。他們對於自願加入建制派的同輩,還嗤之以鼻,甚至譏笑為「擦鞋仔」。

對於年青人傾向泛民的趨勢,中央並非未有察覺,但是涉港工作人員不但沒有在傳媒輿論戰、或近年流行的網上輿論戰中挽回劣勢,相反地,由於不善利用新媒體、很遲才利用新媒體來反擊,結果本港青少年受網上言論影響而激進化的程度更深,部份人更連泛民也覺得落伍、「和理非」,反而更同情、接受「港獨、城邦主義、自決」激進思想,做出街頭暴力等激進違法行為。

特區政府施政進一步失誤

特區政府成立以來,經過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和林鄭月娥四位特首,可是每位特首在位期間,都發生一次或多次管治危機,不但令政府民望波動,更令年青人對自身的生活環境、發展前景都充滿反感、無力感。很自然,他們對特區政府以及委任特首和主要官員的中央,以至整個國家,都產生排斥。

本來,2005 年「董下曾上」、本港經濟在「沙士」後的復甦、以及 2008 年四川大地震賑災活動和北京奧運、中國航天科技的飛躍發展,都曾引起本港年青人對自身民族的優越感,對國家發展感到自豪,更希望參與其中。如果這種氛圍能繼續發展下去,要令他們成為愛國愛港的「生力軍」似乎只是「一步之遙」。可是,正是各種施政失誤,包括中央惠港政策的負面效果得不到正視,都令年青人再不愛國愛港,反而激烈地反政府。對於國家,他們變得越來越疏離。

特別是梁振英的五年亂政,進一步令香港青年變得激進、暴力,將中央僅餘的對港青少年工作成果完全敗壞掉。梁振英上台前的僭建風波、未申報收受五千萬利益、「江湖飯局」、以及他個人性格問題等等,都令他的管治先天性不足。他上任後的國民教育爭議、水貨客問題、房屋問題的惡化,都令他的民望和認受性「低處未算低」。更甚的是,梁振英突然在施政報告中,猛烈批評本來極少人理會的港大學生報《學苑》內一篇討論「港獨」的文章,「曲線地」成功炒作「港獨」議題。

於是年青人覺得「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於是「港獨」勢力得到極大的發展,甚至成為年青人的「時髦」思想。一些支持「港獨」的政治團體霎時間冒起,聚集了大批年青支持者。對於「愛國愛港」思想,這些年青人同樣抱著「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思維,抗拒國家的一切;甚至對於一直不贊成「港獨」的泛民主派的「和理非」路線,年青人都認為落伍,譏諷為「民建聯 B 隊」。因此 2014 年的「佔領行動」和 2016 年的「旺角暴亂」,是年青人激進的表現,也是梁振英集團「鬥爭式思維」和「曲線推動港獨」的結果。

雖然林鄭月娥上任後,社會氣氛開始緩和,但是年青人對本港社會的無力感仍然持續增加;他們對於國家仍然十分反感,時常作出一些反對國家的行為,例如在球賽前「噓國歌」。這些行為令國家更為著重對港的「全面管治權」,這也是全國人大制定《國歌法》並將之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的主因。

中央和香港特區政府二十年來對年青人的工作的失效、錯誤,令整整一至兩代年青人越來越激進,越來越抗拒國家。要扭轉這局面,當中需涉及的資源、人力、時間,肯定會較以往為大,「事倍功半」,但是,若仍然抱著舊觀念,甚至「以上壓下」推動年青工作,就只會為激進勢力提供無窮無盡的「生力軍」並最終令「一國兩制」變形走樣。

  • 文濤,多年來從事有關國家、香港和澳門的政策研究,並曾參與一系列有關港澳地區政策和選舉的民意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