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建制派揸流灘,才不是死蠢?》

許智峯搶手機事件後,線報博客峻宇撰文,批評建制派在事後「過度政治操作」,認為制派只提出譴責動議,不提罷免,就能靜待反對派內部溫和及激進兩派爭吵。現在建制派一早就出來口誅筆伐,既浪費了反對派內部矛盾加深的機會,使反對派團結了起來,亦令中立輿論和中間民眾,開始轉為同情許智峯。

先談一點事實上的謬誤,峻宇或者把譴責信和譴責動議,誤以為是一回事。早前立法會主席提到的譴責信,是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所發出的,本身沒有任何法律約束力。譴責動議即是彈劾,是根據《基本法》第 79(7)條和《立法會議事規則》第 49B(1A)條提出,動議如獲得立法會出席會議的議員三分之二通過,那名被譴責的議員便會被立法會主席 DQ。建制派是沒可能「只提出譴責動議,不提罷免」的。

因此,峻宇可能是主張,建制派只發譴責信了事。問題又回來了,若今次出事的人是建制派,你會覺得泛民會不提出彈劾嘛?若是只發譴責信,對方會收貨嘛?不會。因為他們明白「對敵人仁慈,等於對自己殘忍」,正如他們即使明明知道,他們根本不夠票譴責周浩鼎,他們也要試一試。偏偏所謂建制派,每次泛民有人闖禍,便會有人教建制派「揸流灘」,這不是很荒謬嘛?

至於有人認為,建制派若肯放軟手腳,便能靜待反對派出現內鬨,未免想法太天真。明眼人也看得出,民主黨根本不會叫許智峯引咎辭職。因為許智峯辭職的話,便立即沒了他每月上繳給黨的部份薪酬,同時丟了每年二百多萬的議員辦事處營運津貼。泛民不是建制派,水頭一向不充裕,屆時民主黨便要關閉部份地辦,許智峯手下的議員助理,也會即時丟了飯碗。

因此,許智峯事件之後,劉慧卿跳出來嚴斥對方,不過是做黑臉唱雙簧,實際上是小罵大幫忙,假扮幫理不幫親,主張跟其切割,以此安撫泛民的溫和女性選民。民主黨則來個凍結黨籍,然後由自己的紀委查自己人,其目的是等事件丟淡。至於其他泛民中人,則負面做白臉,出來力撐許智峯,叫大家顧全所謂的「大局」,免得建制派乘虛而入。

相反,現在建制派跳出來口誅筆伐,反而擾亂了泛民的如意算盤,甚至加深泛民內部的矛盾。因為建制派提出譴責動議,劉慧卿的狠批,反而成了建制派攻擊其他泛民包庇護短的彈藥。由於劉慧卿之言,變相幫建制派一把,反而使到激進泛民心生猜忌,甚至覺得卿姐「投共」。由此可見,峻宇眼裡的「過度政治操作」,倒是增加了泛民新舊世代的嫌隙啊?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