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正察《沒有不好的觀眾》

隨著去年高鐵香港段以及港珠澳大橋通車,粵港澳大灣區一小時生活圈的概念進一步實現。身邊已有不少在港工作的朋友放工後到深圳吃晚餐,他們說既方便,又不用「排長龍」,晚飯過後乘搭高鐵回港仍然能看到晚間新聞。大灣區的便利除了為港人在生活上提供更多選擇外,亦為香港帶來新的發展機遇。香港的文化及藝術是其中一個有潛力拓展的範疇。有見及此,過去兩個月我們初嚐到大灣區看文化表演的滋味。

大灣區中不同城市有著不一樣的發展步伐,在一線城市如深圳、廣州等地文化水平較高,不乏大型劇院。這次我們卻選擇到毗鄰深圳的城市 -- 惠州,探索一下當地的文化底蘊。

惠州人口有四百多萬,市內有四間較具規模的文化中心及劇院,大約容納到五千五百人,對比起香港、廣州及深圳等地數量的確較少,但進入了高速發展的進程。中國大型劇院院線亦在當地營運,反映其發展潛力不容忽視。十二月中的一個下午,我們到達惠州,準備於晚上觀賞由康文署推展到大灣區的香港演藝項目:《黃蔚然鋼琴演奏會》。

當天我們提早到達惠州市中心,先參觀當地最大的劇院:惠州文化藝術中心。藝術中心的玻璃外牆反映著裏面空蕩蕩的場地,在下午時間顯得冷清,周邊的人流亦不多。整個藝術中心共有三個劇院,我們踏進藝術中心,整個場地就只有我倆,我們當下心想:「不知道晚上會否亦如此冷清呢?」

  • o 190122 b9a

傍晚七時左右,我們在中心門口觀察,隨著日落西山,場地亮起了燈,建築物的外層映照出劇院的華麗,與下午時有強烈對比。演出八時開場,開始有觀眾魚貫入場。透過劇院工作人員,我們得知這晚的演出有約八成入座率,以平日晚上來說算是挺多觀眾。劇院門口附近聚集了不少家長與小朋友等候入場。

  • o 190122 b9b

進入劇院後,我們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雖然票務處及門口貼著「謝絕一米以下的小孩」,但絕大部份觀眾卻都是十歲以下的小朋友,由父母牽著進場欣賞演出。在開場前一段時間,他們會在觀眾席走來走去,希望移到較前空置的座位。演出開始時,表演者坐在鋼琴前,靜候著適當時機揚起雙手。此時觀眾席卻不斷發出不同的雜聲,表演者等了十多秒過後,才開始表演。期間有小孩竊竊私語、在場內走動,亦有人會在演出曲目未完結前拍掌,但是我們亦見部份小孩靜坐在父母旁,細心觀賞演出。

  • o 190122 b9c

整個演出順利進行,我們事後回想,雖然覺得觀眾的觀賞文化仍有改進空間,但對這個地方的文化發展感到十分樂觀。在大灣區的劇院受歡迎的必定包括親子劇目,購票進場人士亦大多攜同小孩。

  • o 190122 b9d

縱使家長未必擁有很高的文化水平,卻願意帶同小孩欣賞不同的文化節目,這是推動城市甚至全國文化水平提升的重要一步。專門研究美國表演藝術的專家 David Gaylin 曾指出,表演藝術的觀眾群是由他們的上一代開始建立。若上一代願意帶他們從小開始觀賞藝術表演,培養他們的文化水平,整個地方的觀眾群就會慢慢建立起來。有人覺得香港人的文化水平較高,其實也是日積月累地建立起來。在三年前,泰利曼與德累斯頓國家管弦樂團在港演出時,亦有觀眾在中段拍錯手,被批評破壞整場世界級的演出。如果因為覺得觀眾質素參差,便放棄到該地演出,或者會錯過培養新一代表演藝術觀眾的機會。

在我們看來,至少惠州的觀眾踏出了第一步,香港藝團應把握機會,因為有好的藝團,很快就會有更多好的觀眾。

  • 想了解更多政策倡議,請到:
    https://www.facebook.com/ppi.ourhkfoundation
  • 撰文:團結香港基金助理研究員余珈澄 、團結香港基金研究員蘇曉明
  • 原載:《經濟通》專欄
  • 政策.正察是團結香港基金政策研究院(PPI)轄下的網上政策研究平台,以數據為本,用簡單的手法帶出政策問題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