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特區政府.折騰市民》

近期,林鄭月娥政府做了多件折騰市民的施政。先有廢電器電子產品生產者責任計劃,令顧客和小型回收商受害。之後再到近期熱議的長者綜援收緊,將年齡下限提高至六十五歲,結果不但令一些六十至六十四歲和即將進入六十歲的低收入人士利益受損外,也因林鄭的失言令原本已趨良好的行政立法關係再起波折。再之後,拖延接近一年的「派四千元」終於公佈申請日期,卻因為要市民填寫複雜資料和提交身分證、地址證明等文件,又被批評為擾民,構成「無心派錢、不願分享經濟成果、寧填海也不照顧民生」的負面形象。

就連日前通車的中環灣仔繞道也是。本來是一個可以疏導市區繁忙交通的基建,可是通車之後,部份道路雖然較以往暢通,一些道路使用者也節省了交通時間,不過最重要的中區一帶交通並未完全受惠,甚至擠塞情況更為嚴重。

一連串的擾民施政,勢必將林鄭月娥和特區政府的民望拖低,使政府施政和權威再備受挑戰。特區政府日後需完成的《國歌法》立法工作也可能會被低民望、低權威拖累,受到阻撓而不能順利完成。

連串亂施政,嚴重打擊基層市民利益

去年推出的廢電器電子產品生產者責任計劃下,市民購買「四電一腦」需要繳付徵費,同時生產商及持牌的回收商會為顧客免費回收電器。結果市民要付多一些錢,而一些以往經營電器回收和轉售的小商戶只是賺取微利,卻因為政府的規定過嚴而未獲得環境局發牌,不能繼續經營生意,令回收業不論老闆還是員工的生計都陷於困境。

至於將長者綜援的年齡下限由六十歲提高至六十五歲,這根本只是削弱基層、需要援助的市民的利益,尤其是,在政府連年錄得龐大財政盈餘的情況下,更是不必要的措施。盡管在社會以至立法會跨黨派議員的壓力下,林鄭提出「就業補助金」為六十至六十四歲的綜援受助人填補差額,但是這群人士須重投就業市場,然而在年齡歧視仍十分嚴重的就業市場,他們能否易於找到工作,頓成疑問。也有人擔心,如果要這些「準長者」無法享受退休生活,而要像年青力壯的人一般找工作,萬一他們工作期間因本身年老而出現的隱疾、或因體力不佳而出現工業意外,造成人命傷亡,特區政府勢必成為被輿論批評的對象。

這種「自討苦吃、毫無益處」政策,根本不應推出來,林鄭和勞工及福利局長羅致光,難辭其咎。

最近,政府終於公佈「派錢」即「關愛分享計劃」的申請方法。本來,「派錢」拖了接近一年才派,已經備受批評,政府公佈申請方法後,又進一步引來輿論攻擊。首先,申請者要花大量時間填表、交表,政府又不接受電子申請,這已經擾民;其次,申請人要提交身分證副本、地址證明副本,意味最應獲政府幫助的基層市民「未見官先打三十大板」,同時也可能令沒有固定地址和聯絡電話的無家可歸者無法提出申請。

中環灣仔繞道變「大白象」

日前通車的中環灣仔繞道,本應是規劃多時、可以解決中區交通擠塞情況的基建。但是通車當日,因為部份交通配套仍未完工,加上要封閉林士街天橋東行方向,結果反令中區一帶道路的擠塞情況更為嚴重,西隧更出現了罕見的塞車長龍,最終受惠的只有少數道路使用者。現時,載客量多的巴士、小巴只有區區數條路線使用繞道。這種既無助疏導中區交通、甚至會加劇擠塞、又很少公共交通工具使用的基建,就是市民眼中的一種「大白象」工程。

連串擾民的亂施政,將拉低特首林鄭月娥和特區政府的民望。假如情況未有改善,不但林鄭的民望會「向下尋底」並真正成了「梁振英 2.0」,也會影響特區政府的管治能力。在未來,《國歌法》立法工作、可能出現的經濟危機、疫病的可能傳入,都需要一個強勢政府帶領市民渡過難關,並且為國家、國歌的尊嚴做出應有的貢獻;但一個管治能力低、民望低的政府,尤其是連串施政損害普羅市民利益的政府,又怎能團結社會去應對挑戰呢?

這需要林鄭特首盡早反思過來,盡快作出改善措施。

  • 文濤,多年來從事有關國家、香港和澳門的政策研究,並曾參與一系列有關港澳地區政策和選舉的民意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