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左翼選舉路線之爭》

這陣子政圈中的新聞,除了民主黨許智峯,另一件值得討論的事就是街工面臨財政困難,故提出解僱勞工組三名職員。綜合各方報導和消息,事緣街工要節省資源參與 2020 年的立法會選舉,因而想裁員減少開支。

其實參與政治組織,尤其是左翼團體,大家除了為糊口為生活,更重要是因為理念的相近而走在一起。若單說街工勞工組現時的問題是勞資糾紛,其實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街工現時的分歧,就是看法上的世代分岐以至路線分岐。

街工由 1995 年開始,憑梁耀忠在「新九組」成功突圍,首度擠身立法會;他連任至今,擔任了超過二十年立法會議員。當年的梁耀忠,可謂民主派最為邊鋒、激進的代表,與職工盟劉千石、獨立劉慧卿,代表弱勢、基層和小眾發聲。可是,時移勢易,隨住更激進的冒起,加上政客年紀漸大,當年的激進派已成今天的保守派,固守議會路線和自身崗位,而不再願意利用自己的崗位作更多的改變,一如梁耀忠在主席選舉時的表現,面對困難只懂放棄自身角色,不願作出更多的行動。

世代的差距。老一輩政治人在建制久留,已失卻當天在體制以外的初衷,而年輕一輩經歷多場親身參與的大型運動,已非老一輩人可以凌駕的,而這種經驗的分歧,就令大家對事情看法有所出入,形成路線分歧。

老一輩政治人普遍仍覺得議會路線可為,因此他們仍覺得預留資源競選議席對組織的生存不可或缺。可是年輕一輩就覺得,做好議題,打好根基,才能吸引支持者形成固定的群眾,組織才可因此繼續走下去,在政治和社會議題上保持角色。

街工現時面對的矛盾,其實並非他們獨有的問題,而是香港的左翼團體所共同面對的。起初,民主運動看似仍有空間時,左翼團體當然可以兩邊走,站穩左翼立場,同時參與選舉和政治抗爭。可是,當民主運動達到目標的期望逐漸落空,民主派當中的各個政治組織都應該靜下來思考前路,堅持選擇參與選舉、在體制中推動民主?抑或退出議會路線、全力投身其他議題的抗爭?雖然大家可以說兩者可以並存,推動兩者都沒有衝突,但因現實上的局限,就可能只有兩選一的實際選項。街工的難題,是將來整個民主派共同面對的必答題。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