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再世紅梅記》

本文見報之日的前一個晚上,是西九戲曲中心開幕,也是《再世紅梅記》再度首演之時。據說五千門票登記抽簽踴躍,一票難求。

《再世紅梅記》乃著名粵劇劇作家唐滌生的最後遺作,是個奇情淒美的愛情故事。唐滌生寫過無數劇本,著名的《帝女花》、《紫釵記》、《牡丹亭驚夢》等均出自他的手筆,而《再世紅梅記》則是他嘔心瀝血之作。說是嘔心瀝血,半點都沒誇張,寫此劇時他曾自言非常勞累,1959 年此劇在利舞台首演,在演到第三幕「脫穽」之時,唐滌生在觀眾席暈倒,送院救治,遽然辭世,年僅四十二歲,真是天妬英才!

今年剛好滿一個甲子,在新的戲曲中心重演此劇,正好向這位天才橫溢的劇作家致意。

我素來不是粵劇迷,但受到一些老同學的影響,漸漸地也對粵劇產生興趣。回想當年入讀中文系,選修詩詞、散文卻放棄了小說戲曲,可能是一個最錯誤的決定。究其原因,大概是接觸傳統戲曲太少,兒時在電視上看的「粵語長片」又未到懂得欣賞的程度。高中在課本上讀過一點元代戲曲的課文,也沒有引起興趣,反而覺得那些格律規程頗為繁雜,又難以理解。因此一到大學選科,便連忙放棄了。

問題只是沒有適時地遇到優秀的作品而矣。教書之後,遇到要教關漢卿的《竇娥冤》,那六月飛霜的冤情與悲憤的控訴,在備課之時已經感動得五體投地 —— 我想,如果當年中學血氣方剛之時,碰到的不是老氣橫秋的作品而是《竇娥冤》,我一定會選修小說戲曲,成為戲曲迷!

平日看電影會避免預先了解劇情,但為了更好地觀賞《再世紅梅記》的演出,我預先讀了劇本,以便在觀賞時可更集中在舞台上的演出。感謝多位粵劇界有心人,近年把唐滌生的原創劇本整理出版,讓小劇迷得窺全豹,可以細意欣賞其構思劇情之精,與乎對白曲詞之美。

粵曲的語言是非常講究而典雅的,還夾雜不少典故;讀著讀著,我開始擔心在語文科過度強調其工具意義的今日,中學生在課本上有多少機會接觸到優秀的戲曲作品?有多少能夠欣賞這些古雅的文詞呢?

我們文化裏的好東西,如何傳承下去啊?再一個甲子之後,會有更多人欣賞《再世紅梅記》嗎?這不是一個甲子以後的事,而是我們教育工作者當下的事。

  • 原載:《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