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偉《人道.七》

前文:


不過慢慢地,天音也發覺這份工作的不好之處。她的老闆後來發覺,自天音在這裏工作開始,生意額比以前少了,可是由店舖的來客數量看,分明有很多客人,那為甚麼收入反而會減少了?老闆很快就知道原因。天音將本來半小時的診斷時間變為一小時,客人見少了,一天的生意就比以往少了一半。此外天音醫術太好,動物見牠一次就痊癒,於是每一隻動物都少做了幾次生意。他以前請的獸醫會減輕藥物份量,讓動物要多見他幾次才痊癒,天音每次卻給動物多於足夠的藥量,動物很快病好。

老闆覺得天音太誠實,太盡心盡力,卻不懂生意之道。老闆跟天音討論過幾次,暗示她要改進,更迎合市場,否則生意做不下去,她與自己都要失業。天音是聰明人,也有一顆善良的心,她明白老闆的難處,於是縮短應診時間,也減輕了藥量。她每天面見的動物,由十變二十,見的動物多了,卻是走馬看花,不能與動物細聊,這是一種遺憾。

更大的遺憾,就是天音身處在一間商業機構,她卻仍然懷抱大學時的信念工作。獸醫的使命就是救急扶危,無私地盡力拯救見到的生命,這是天音在大學生命倫理學學到的,但是當信念要在現實中實踐時,卻有點困難。起初天音沒有發覺現實會與自己的信念衝突,她安慰自己要減少診療時間,是為了效率,使更多動物可以接受恰當的治療,令更多動物受惠,她有遺憾,卻有得著,因此她的信念與實踐是一致的。可是後來發生了兩件事,令她覺得以往只是自己騙自己。

第一件事,就是有天有一個很老很老的阿婆帶了一隻很老很老的貓來護理店求診。天音知道阿婆依靠拾荒維生,她的醫務助理說阿婆來時,在護理店外放下一架堆滿紙皮的手推車,而且天音嗅到阿婆與貓身上的異味,他們大概很久沒洗澡。天音心善,邀請阿婆入診療室。阿婆甫坐下,就說貓生病,不知道是哪裏不舒服,貓在這幾天不停舔著自己的腹部。天音看看貓的腹部,見到有一片肉球突出來了,摸摸,果然是一個瘤,大小如拳頭。天音就跟阿婆說貓生了瘤,要做手術。阿婆聽到,很緊張地說:

「做手術要幾多錢?我身上只八十多元。」

天音聽到便感到難做,動物只是面診已經要二百五十元,施手術割腫瘤起碼要八百元,她如何跟阿婆講?她看見阿婆一臉擔心,就跟她約定了做手術的時間。她跟醫務助理說不要跟老闆講,診療與手術費由她支付。手術很順利,天音用一千零五十元拯救了一條年老的生命,阿婆很感激她,天音心安理得。可是醫務助理口疏,他跟老闆說了手術的事,想不到老闆很嚴厲地告誡天音,她以後不能再接沒錢的人,哪怕是天音墊支也不行,護理店不是善堂,他不想自己的店吸引太多窮人到來,否則用光天音的薪水也抵不過要墊支的欠款。這是天音受到的第一個大挫折。

待續。

  • 黃可偉,線報博客,本土文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