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謝倫伯格改判死刑.根本無錯》

近日,加拿大毒犯謝倫伯格在中國原被判刑十五年,上訴之後發還重審,最終改判死刑一事,劉信本來不想多說。可是,部份媒體或評論,蓄意把案件直接說成是「上訴之後反而被加刑」,然後批評大陸違背「上訴不加刑」原則,有些人則把謝倫伯格被判死刑一事,說成是中國政府因華為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一事而採取的報復措施,劉信便只好說幾句話了。

首先,兩件事先後發生,並意味着兩件事存在某種關連,或者存在因果關係。例如:甲說自己要殺了乙,然後乙死了,我們不能因此而斷言,乙是甲殺死的,只有出現甲殺死乙的證據,才能斷定甲殺死了乙。同樣道理,謝倫伯格改判死刑,跟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只是兩件同是近期發生的事,可能有關連,但也有可能只是巧合。

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夾硬把兩件事說成存在某種因果關係,屬於不當預設的謬誤,甚至是陰謀論。把謝倫伯格改判死刑,說成是中國政府要報復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有證據嘛?沒有。兩事之間的關連,根本純粹是靠腦補,這便是陰謀論。強調這個陰謀論是「路人皆知」,則不過是訴諸群眾。先炮製一個陰謀論,然後批評中國政府的做法,則連評論都算不上,而只不過是純粹老屈。

至於謝倫伯格改判死刑一事,我們要先搞清楚一個事實,便是他不是上訴之後被加刑,而是他上訴到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後,檢察機關提出被告人極有可能參與了有組織的國際販毒犯罪活動,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二審法院才根據《刑事訴訟法》第 236(三)條,以原判決事實不清楚為由,發回大連市人民法院重審。發還重審後,檢察機關提出了新的證據,證明謝倫伯格是國際販毒犯罪活動的主犯,才改判死刑。

正如有人提出,《刑事訴訟法》第 237 條規定:「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新審判的案件,除有新的犯罪事實、人民檢察院補充起訴的以外,原審人民法院也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罰」,所以謝倫伯格改判死刑,是他除了持有甲基苯丙胺(即冰毒)50 克之外,在重審時出現他是國際販毒活動主犯的證據。改判既無違背「上訴不加刑」原則,亦沒抵觸現行的《刑事訴訟法》。

至於有人引述北大法學院教授賀衛方的說法,檢察機關發現謝倫伯格是國際販毒犯罪活動主犯的證據,究竟又是怎樣「何等容易」呢?賀衛方的原話裡,並沒有任何解釋,更像是他的一廂情願。當然,有些人不會說的情況是,上訴庭發還重審後,因為出現新的犯罪證據而加刑,並非大陸獨有的制度,美國的情況也是這樣,詳見 North Carolina v pearce, 395 U.S. 711 (1969) 的判詞。

最後但是不得不說,謝倫伯格在案件發還重審後改判死刑,他仍是可以提呈上訴的,二審如果維持判決,根據《刑事訴訟法》第 247 條的規定,還需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在上訴未有最終結果,或者最高人民法院未有核准的情況下,胡亂炮製陰謀論,或者把發還重審的一審裁決,說成跟「恐怖分子」無異,這種所謂的評論,才有着妨礙司法公正的嫌疑。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