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少札記《夏日炎炎胡謅亂扯》

早兩天,連求助人都以為我是有錢人,這樣寫給我:「… 真的很感動有一個陌生人、專業人士的人、有錢的人,會無條件回覆我專業知識的問題,確實我是一個犯罪的人,我不會辜負你的好心地,我真心承諾你不會再犯罪!」

我不得不向這姑娘澄清,我只是一個沒有錢的普通人。這世上未必個個人都用放大鏡來看那些銅臭的,不一定有錢才可助人,何必為錢而活。我現在搞的球會,工作也是全義務的,也目睹有些為蠅頭小利而反目成仇的人,我真的不會蠢到這樣自貶身價,真的要貪,也要貪得體面一點。我不禁想起曾蔭權和梁振英。

曾蔭權最近出獄,他卻選擇了出院而不是直接從監獄放出來,這種攞彩式的體面出獄,就只有像他這樣貪婪計算的人才會這樣做。他出院時面對記者時精神奕奕,神采飛揚。他的心願是以後可以天天去聖堂祈禱。OMG!天天都使上主蒙羞。慶幸我不是教徒,否則就標、神同羞、人神共憤了。

他説要爭取公義云云,他的盟友李資深大律師立即撐場,說法官判錯了案。上一篇的留言忽然從最近余叔韶逝世談起李大狀來。如果我出賣了師父,在師父死後,我不會像發死人財那樣侃侃而談,裝模作樣。想扮名師出高徒嗎?In this regard, Mr Tsang and Mr Lee have similar modus operandi.

鄭若驊在立法會再次為 UGL 事件解畫,一次又一次自打嘴巴,我一早就說她不熟識外聘大狀的政策,她死撐下去就越來越無私顯見私。花點錢去釋疑都不肯,一味死拖,為乜?

別指責別人的陰謀論。當年不檢控胡仙,也是 SJ 和 DPP 一起去立法會解畫面對質詢。社會大眾極度關注的嚴重案件,律政司長有責任為不予檢控提供解釋,就算違反不公開討論個別案件的原則,也要因公開的相對好處而公開交代重點。最理想做法就是選擇向外聘的資深大律師索取獨立意見,到時誰可置喙?

這樣顯淺的道理怎會不懂,必定是有不可告人的隱情。I smell a r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