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ena《濫用尋釁滋事罪.才是有辱英烈》

中國兩彈一星元勛,氫彈之父于敏先生近日去世。當代中國從一個一窮二白的中世紀國家,到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用了不足一代人時間,全賴無數像于先生一樣的先輩在那火紅的年代奉獻一生。

近日,江西有網民辱罵于先生,被罰行政拘留十五日。其原文為「于敏們應該早點死去,禍害整個世界」。辯護者稱「于敏們」指所有研究核武的人而不是于敏個人,因此為了反核而批評不算是人身攻擊和誹謗。不過筆者始終無法接受這樣的言論。偏偏以「于敏們」為借代,為什麼不說「奧本海默們」呢?何況在這樣的一個時刻。中國人有所謂「人死為大」,在這時刻,相關言論難逃侮辱之嫌。

問題是,政府有無權力處罰侮辱性言論?關鍵在於,于敏有沒進英烈名單。在內地,這是一個具體的政治、法律名詞,因此,于敏是否英烈,應以官方公示、公文為準,不以領導發言為準,更不以一般人的印象或輿論為準。不少網友就指出,起碼在案發時于敏並未進入這一名單。

如果他不是法律意義上的英烈,其名譽就不是公權力要主動透過檢察來保護的法益,只能透過「不告不訴」的誹謗罪來處理。刑法規定,誹謗罪除「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的」情形外,屬於「告訴才處理」的自訴案。因此,于敏的家人、代理人可以控告誹謗或民事侵權。否則,官方無權採取動作,更沒理由為了他的名譽去限制民權(人身自由權是很基本的憲制性權利)。

官方只能為了保護法律所訂明的其他法益而這樣做,一般是公共秩序。如果網上有人號召不歡迎于敏的人上街,跑去于敏家人門外理論,即使言論不具侮辱性,而且很客氣、很客觀分析性,但依然是破壞公共秩序,而官方防止、阻止這樣的行為也並不是保護于敏家人的利益,而是保護雙方爭議而可能損害的公共秩序。

可是,現在這位江西網民在網絡上的發言能影響什麼秩序?又不是煽動誰去做什麼事,你看不爽,可以不看。

按照《治安管理處罰法》,很多行為可以被處十日以上、十五日或以下拘留,但其中沒一條明確是關於「侮辱」的(唯有關於侮辱國內民族的),只有備受爭議的所謂「尋釁滋事」。然而正如上述,在網上的言論如果不涉及具體社會秩序,談何尋釁滋事?

若不論拘留日數,倒有關於「侮辱」的條文,即第四十二條「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實誹謗他人的」,但它是一整個侵害個人權益的罪名的一部份,包括誣告、恐嚇、威脅、騷擾、窺探和散布私隱等,其中部份罪名包括侮辱和誹謗也一貫是「不告不訴」的。按法律原則,政府雖然保護人的名譽,不過無能力也似乎無權為一個人判斷何謂對他的侮辱,畢竟十分主觀。除非他是英烈,屆時他的名譽就不是他個人的,而公檢法機關可以定義。若檢察機關認為誹謗行為已經「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也可以主動起訴,但這已經不是個人名譽範疇,而且須按刑法正式起訴而不是行政拘留。

的更糟糕的是,現在官方公文連犯人犯了哪條罪也不說清楚,只說「違法」。彷彿官方也心虛,知道「尋釁滋事」放不上台面。

法律如果不能成為廣知的、普遍理解的法條、成為社會自覺遵守的準則,那就失去法律的意義,而只是「官府有權動你」的代名詞。這是刑不可知則威不可則的封建法律,只是披法律外衣的人治。大半個世紀過去了,相信這並不是于敏先生所希望建設出來的國家。

以上是我被秒刪的「知乎」回答。現在這種治國手段下,我很害怕什麼英烈法在香港實施。像三體星人說的:我害怕你們。

  • Omena,少年中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