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ena《既然祖國那麼流氓,怎不殺一個羅斯柴爾德》

加拿大毒犯謝倫伯格在中國原被判刑十五年,提出上訴之後反而被加刑。僅就這一點,筆者十分吃驚和擔憂。不論是中國疑犯還是外國疑犯,只要在本國的司法管轄權範圍內接受司法審訊,其客觀效果和功能就是展示給本國人看,不是外國人看,而建立公民對法制的信心也是法治或曰「依法治國」的重要環節,如果人民不信法,法就是一紙具文。由於「上訴不加刑」是普遍的法律原則,中國若為報復孟晚舟而自毀長城,恐怕國運無以長久。

不過話分兩頭。按中國《刑事訴訟法》237 條,被告上訴不論結果如何,二審(終審)「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罰」。在現代法律觀念中,被告的上訴權是保障被告權益的一種權力,不能反過來對被告不利。然而,按 236 條,若上訴過程發現原審對事實未弄清或證據不足,可發還重審,而 237 又訂明,「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新審判的案件,除有新的犯罪事實、人民檢察院補充起訴的以外,原審人民法院也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罰」,換言之,只要案件發回原審,同時檢方提出新證據,進一步作補充起訴,罪犯就可能被加刑、加罪。回溯事件,謝倫伯格在 2016 年 3 月開審,至 2018 年 11 月在大連一審定罪判十五年,但旋即上訴,12 月在遼寧二審發還重審,最後在大連重審,判處死刑。按條文來說,沒有違法《刑事訴訟法》。

不過,我們可以站在程序公義的角度來探討一下。畢竟「上訴導致重審再導致加刑」的因果鏈始終存在。我們固然可以說,加刑前提是檢方掌握了新證據,而若檢方掌握新證據,即使被告不上訴,檢方也能夠補充起訴、抗訴,因此實際上只不過在上訴庭一併處理,程序上未必正規,但不違反程序公義;然而,檢方是國家機器,按北大法學院教授賀衛方的講法,找個新理由「何等容易」,最終會導致上訴不加刑的原則落空,如果考慮到檢方應避免雙重起訴(Double jeopardy),事後追加證據應該是不被允許的,檢方抗訴僅可爭辯既有證據的事實認定和法律適用。不過,大陸似乎並不遵行此原則。

說到底,這是檢察效率的問題,最起碼上訴不加刑的原則底線算是保住了。對國民來說,法院的處理不算難看,就算有爭議,都是《刑事訴訟法》本身的條文疏漏而不是司法機關破壞了原則。至於是否為救孟晚舟,國人根本不介意,誰都知道是政治手段,但重要的是政治不能犧牲程序。

反果來說,中國人重視的程序正義並非今次國際所重視的。筆者依然要說中國政府做得十分難看。正如筆者最初的文章所指,挾持人質的目標應以官員、商人、權貴為主,切忌針對平民。本來拘捕前外交官是漂亮一著,但刻下卻拿一個毒犯開刀,前功盡棄了。

因為孟晚舟的商人身份,若中國對付西方官員和商人則是採取對等手段,外交上、輿論上講得通;全球民粹興起,不論左翼還是右翼都對權貴沒有好感,這樣就可以把事件和各國的族群感情區隔開來,讓他們覺得是「食肉者謀之」的事,中方更容易處理。

也許中國覺得毒犯罪有應得,但是不要忘記,西方人權觀念首先認為毒犯也是普通人,而現在中國等於拿普通人來開刀,以平民來做權貴的炮灰。更糟糕的正因為他是毒犯,加刑就是死刑了,那就是直接用人命來要脅,跟恐怖份子有什麼分別嗎?你以為人民法院堂而皇之的審判很權威、很法治、犯人死有餘辜,但路人皆知這是一場政治遊戲,正如沒人關心頭蒙黑套手拿步槍的恐怖份子背後有無公正審訊,就算有,都改變不了挾持的本質。這場博弈,輿論民心才是關鍵。

也許中國覺得,即使拘捕了權貴,若按商業或間諜犯罪而判他們在中國蹲號子,再怎樣也判得不重,沒有威懾力。然則,北京難道分不清到底美國、加拿大這些國家真的民主、抑或由資本家來管治?只要事件不挑起民眾關注,西方權貴千金之子當然不希望受罪,哪怕刑期再短都要左右政府的決策。就算他們不把前外交官放在眼內,那中國也可以而且應該捉一個更高貴的,比如說蘋果在華的誰人,甚至直接去美加把他們的世家大族羅斯柴爾德之類綁架了也沒所謂,正如到泰國抓糯康一樣,然後私下和美加談判;就算曝光,人家民眾只會覺得你很厲害,反正都是對付權貴的法外手段。

反之,現在抓了一個普通人,挑起普羅民眾的切身感、無辜被捲入感(哪怕他們也相信犯人罪有應得);權貴也自然不會管毒犯的死活,而民眾也不真正關心罪犯,卻正好借題發洩。於是兩方一拍即合,政府大有理由採取更強硬政策。既然是挾持,伊斯蘭國抓平民可曾成功逼西方國家就範?中國這一手筆,成功把美加內部的階級問題、上流逸事變成了一致對外(對中國)的民族情緒。

從上述的分析,真可見中國的決策層頻頻失誤,看不清形勢,讀不懂民情。他們自己一直在網絡輿論上詆毀西方盛行的個人主義、多元主義為「白左」,又諷刺西方民主是資本權力的遊戲,可是現在卻自己捲進這「白左」和權貴的大旋渦中,原以為是定海神針的人質,卻連救命稻草都算不上。一個靠民眾運動和革命建立的政權,今時今日只會宣傳種花家「我的祖國這麼流氓我就放心了」,隨時就要星辰大海,卻不知如何爭取西方民心,叫天安門「世界人民大團結」幾個字往哪裡放。

或許我們也不應該把中國特殊化,同一套邏輯用在中國身上,豈不是:中國權貴華為要北京不惜一切代價救回公主,所以北京即使代價再大、法子再蠢也要照辦?聯想到近日中國在貿易戰中服軟,真是細思恐極。筆者說過,何志平和十三億雙眼睛都死死盯著孟晚舟。從樂觀的一面說,或許是用昏招來敷衍華為,同時安撫中國國內民情,但犧牲的是國際形象。

  • Omena,少年中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