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正本《公投不是解決爭議好方法》

英國脫歐亂局至今未解,要論罪首,自是當時的保守黨首相卡梅倫,其一場政治豪賭使英國陷入歷來最嚴峻的政治危機。

卡梅倫的「賭仔心態」早於蘇格蘭公投中表露,當時卡梅倫為首的保守黨,聯同自由民主黨決定授權蘇格蘭舉行獨立公投,最終 2014 年的公投以 55% 的反對率否決獨立議案,意味聯合王國政府的政治豪賭成功,而翌年保守黨更取得單獨過半的國會議席,自行籌組政府。在此時,卡梅倫欲實踐選舉承諾,參照上回公投的成功經驗照辦,進行脫歐公投。事前的不少民調都呈現留歐派獲得較多民意支持的態勢,可是最終結果卻是支持脫歐的陣營以 51.89% 得票、以些微差距勝出,成為政治黑天鵝事件。

公投制度在不少地方存在,本是為了解決代議政制的先天問題,如內閣和議會的組成不能隨民意變化而隨時改變,議會對一些政策問題並未在選舉中取得廣泛授權,有些人亦認為重要決定須由全體人民共同思考、討論、再由投票方式作決定。不過公投亦帶有不少問題,如選民未必在全面掌握資訊和利弊之情況下作出決定,公投門檻可能會使公投的認受性出問題而最終使公投淪為政治陣營體現動員力的平台。

近期的台灣九合一選舉,同時有十項政治、政策議題進行公投,國民黨提出三項公投案,反同婚陣營提出三項,挺同陣營提出兩項,另再有「以核養綠」和「東奧正名」兩項,形成選舉綁公投取向的一次大型政治活動。不過,到底票投國民黨的支持者是否知道在公投案跟從國民黨意向投票所帶來影響?泛綠支持者又是否知道「東奧正名」對台灣參與國際運動會的影響?

直接民主有其優點,也有其缺點。同時,既然透過公投作出共同政治決定,就須共同負上這些決定的責任和付出代價,這亦是民主制度的核心所在。

因此,推動直接民主,就要先確保民眾有一定知識基礎,願意和有能力了解當下社會問題。政治領袖也應該有一定道德水平,不應以民粹主義煽動情緒,令民眾作出情緒化的非理性決定。假如沒有這些前設,直接民主就不會可行。在現實政治環境下,公投就肯定不是解決政治爭議的好方法,反而只會進一步使社會撕裂,在大議題上更難團結、合作。

  • 丘正本,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