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凡《天地有正氣.論新一屆澳門特首真命天子》

選舉往往是照妖鏡。每逢選舉,便可見盡各種人心。近日有人無風起浪,不顧澳門政治穩定,借用香港情況煞有介事大談今年即將舉行的特首選舉的人選競爭。這種論調,明顯是選前有人想試圖影響輿論﹑力挽狂瀾。論調的最大漏洞,是錯誤地將香港與澳門相提並論。

香港一直受困於不必要的政治內耗,城市發展因而停滯不前,東方之珠光華不再。有前特首無法完成任期﹑途中被迫以身體不適為由下台,有另一位前特首成為階下囚,數屆特首選舉變成社會娛樂新聞,這都源於香港極其不必要的政治內耗。澳門回歸二十年,兩位特首都能順利連任﹑都能服務澳門至任期圓滿一刻,政治遠比香港和諧,這本應是澳門的優勢與福氣。不過最近澳門似乎有人認為,個人榮辱遠比澳門整體福祉重要,故此罔故事實﹑製造煙幕﹑刻意誤導社會,令民眾誤以為今屆特首選舉競爭激烈,繼而引發澳門社會不必要矛盾與內耗,令澳門重蹈香港失敗覆轍。這些誤澳之人,其心可誅。

今年既是澳門重要政治年,也是國家歷史的重要一年。國家將在今年慶祝國慶七十年。在此喜慶之際,國家卻需面對愈趨險惡的國際環境。於此局面,澳門政治再非簡單本土事。澳門作為國家的一部份,在此非常時刻更需精準與高效行事,敏捷地服務國家需要﹑為國家分憂,澳門賭牌續期事宜﹑新任澳門中聯辦主任具國家商務部背景等都是例證。更何況,國際環境愈兇險,澳門作為國家擴展與鞏固與葡語國家關係的戰略角色便愈加重要,這也是澳門急需轉型﹑發展多元經濟﹑增強匯聚國際網絡能力的重要背景。

國家愈加需要澳門快速與緊密配合國策﹑以此增加國家的國際戰略靈活度,便愈能說明澳門新一任特首需具備何種條件。這位新澳門特首,需為國家領導人熟識與信任,同時熟識澳門政治,在澳門與國家都有深厚人脈。新澳門特首一旦具備這些政治特質,國家對澳門的戰略期望便容易實現﹑容易水到渠成。

從這個角度看,除現任立法會主席賀一誠外,澳門新一屆特首基本上是別無他選。賀一誠生於紅色家庭,賀一誠的父親賀田,有「澳門霍英東」之稱,對國家貢獻可想而知。從 1980 年代中到 2000 年代初,賀一誠都是任浙江省政協委員。於 2000 年代,習近平在浙江省任職,不難想像,習主席與賀一誠在這種交匯下有何交情。亦因為賀一誠與內地淵源極深,他對國情的認識,連澳門當下主要官員都無法與之相比。2018 年 3 月兩會期間,賀一誠就曾公開批評澳門主要官員「不熟國情不了解中國體制」。在澳門政壇,賀一誠同樣具有威望。早在 2014 年,便有澳門媒體將賀一誠譽為「一哥」。

了解賀一誠得天獨厚的背景,便會明白,澳門政壇早傳賀一誠是新一屆澳門特首選舉的真命天子,這並非空穴來風。

說今屆特首選舉競爭激烈﹑人選未定,這顯然是在誤導社會。更準確地說,如此誤澳之論,真正意義不在於分析來屆特首選舉合適人選為何多於一人,而在於指出有何現屆官員能夠過渡成為新班子。這種魚目混珠﹑混淆視聽的誤澳之論一旦在澳門廣傳,澳門便難免會淪為第二個香港、自毀長城。

基於愛澳之心,特撰此文,希望以正視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