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蘇貞昌內閣.換湯不換藥》

蘇貞昌內閣終於一如預期,星期五公佈、星期一就上任了。蘇貞昌今次回鍋組閣,副院長是陳其邁,秘書長是前台南市代市長李孟諺,但內閣大部份成員,正如之前所預期的留任或由副手升任。

在內閣總辭宣布後,文化部長鄭麗君在 FACEBOOK 中說,去年底選舉後曾兩度向賴清德請辭,在現在這個總辭時機,她依然認為自己在文化部的階段性任務已完成,希望值此離開政府團隊,重新回到民間,以自己的方式持續為台灣盡一份心力。之後蘇貞昌三次懇談希望留人,期間也傳出消息留不了人。最後在蘇貞昌表示全力支持其政策後,鄭麗君還是在新內閣人選公佈前決定留下來了。

另外一個變化是教育部長。教育部自從葉俊榮下台後部長從缺,蘇貞昌原打算由科技部長陳良基轉任教育部長,陳良基自己亦已確定。不過在陳良基準備回科技部收拾打包之際,蘇貞昌最後又決定由潘文忠回鍋出任教育部長。

從教育部的人事安排,不難摸索蘇貞昌自己的思路。他希望人選能立即上手,對他而言,陳良基又是內閣官員,又曾是台大副校長,出任教育部長既了解教育界的生態,亦了解行政體系;而潘文忠卻是後備人選,因為潘文忠之前出任教育部長時,因其對高教體系不熟悉才令「卡管」風波走到非棄子求生不可的地步,但他在任時推動課綱改革,現正值課綱上路之際,由他出任亦無不可,而且他曾是蘇貞昌的下屬,出任過台北縣政府的部門首長,所以亦是熟人。對鄭麗君亦一樣,因為文化部推動的政策亦要繼續,加上鄭麗君除了「去蔣」一事外,文化界對她反彈甚少,甚至有人要聯署要求鄭麗君留任。

不過,潘文忠的回鍋是否等如蘇貞昌打臉蔡英文與賴清德呢?潘文忠當日下台,明顯是「卡管」不成,無法抵受內外的壓力,其辭職之際更與賴清德不同調,但亦有傳當年潘文忠原希望聘管,不成而下台。不論如何,潘文忠的回鍋,幾乎等如宣示當日「卡管」是錯的,蘇貞昌此舉亦有報復的意味存在。

交通部長起用了前台中市長林佳龍。林佳龍之前與交通部的業務淵源較少,最多只是他任台中市長時的交通規劃。他進內閣,被視為留給正國會系統的一席,以減少正國會的反彈,所以「四十五萬內閣」可以變成「六十五萬內閣」了,因為林佳龍在台中市輸了二十萬票。

林佳龍上任後,就針對台中市的「山手線」問題發言,他說「山手線」經交通部專業審查及行政院核定,目前的情況是進行中,台中市府不可能隨意停工,如果有意見須經法定程序提出具體報告,交通部與地方協商,否則就須依原定計畫推動。「大台中山手線」是林佳龍任內的政策,經過中央政府核定,是中央負擔新台幣 363.5 億元(51.23%),台中市府負擔新台幣 332.1 億元(46.81%)。台中市長盧秀燕上台後,一度要反對繼續興建,後來拋出要求,要中央全部埋單。

這次內閣農委會主委由陳吉仲副主委升任。不過大家別忘記,陳吉仲本身就是民進黨今次九合一選舉大敗的戰犯。因為陳吉仲是農運左膠,既支持「同志」吳音寧,亦提出一面唱好的數據給政府及民進黨,結果令蔡英文在民進黨中常會要責備,為甚麼農民仍然不滿。今次升任,蘇貞昌當然是針對非洲豬瘟來勢洶洶,農委會不能換人。但陳吉仲這樣下去,豈不是令內閣繼續在農業政策上離地?當然蘇貞昌自信可以解決「農業政策離地」的問題,不過從蘇內閣上任幾天的表現來看,蘇的自信其實亦是盲點所在。

今次內閣改造,我用「換湯不換藥」來形容,是因為人事大部份都不是蘇貞昌自己找的,是原內閣過渡的人士,雖然加了幾位政治人,有些則是蘇貞昌的「舊手足」,但這個班底仍是九合一大選的戰犯,理應大幅改組。現在大部份可以過渡,可以證明民進黨黨內認為今次九合一選舉大敗的原因只是政令未能確實精準地執行,同時未能向公眾講清楚而已。蘇貞昌上任後講「接地氣」,不斷在 FACEBOOK 及記者面前表演「雷厲風行」及「講清講楚」,就是針對這個因素,這亦足以證明民進黨還是未能反思九合一選舉大敗的真正問題所在。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