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超英《2018 年臭氧和二氧化氮污染不達標》

1 月 11 日環保署向傳媒介紹了去年(2018)香港的空氣污染情況(註一),雖然頗多污染物的情況有改善,可惜臭氧和二氧化氮依然在不少地點超標,尤其以臭氧最令人失望,持續多年上升,2018 年更破了最高紀錄(註二),成為香港空氣污染的第一大問題。

臭氧會刺激呼吸系統引發疾病,甚至引致額外的死亡。中文大學嚴鴻霖教授發表過有關研究報告(註三),香港每年因為空氣污染(PM 2.5 和臭氧)提早死亡人數約一千人,其中 44% 受臭氧影響,比內地 24% 為高,有地區的特殊性。我們必須多點認識問題所在,然後才能採取針對性行動。

2018 年十三個一般監測站中有八個的臭氧超標,塔門和將軍澳最嚴重(註二),圖一展示超標監測站的位置。

  • 圖一:2018 年臭氧濃度超標監測站的分布
    o 190118 b2a

在大帽山 — 獅子山 — 馬鞍山 — 西貢半島連續的山脈以北的高濃度,可以理解為在微弱北風背景下來自內地隣近地區污染物的後果,屯門、東涌和中西區,則應該是污染物繞過大帽山西側及青山之後,受到日間海風的影響和大嶼山阻擋,向東折向維港,再在太平山阻擋下聚集造成(註四、五)。

將軍澳的高臭氧情況,以前在個別案例中出現過(註六),不太容易解釋,有兩個可能,一是污染空氣從塔門一帶南下繞過西貢半島群山,日間受海風影響從東南方轉向將軍澳,一是將軍澳地區有某些本地污染源頭,環保署同事也許需要進一步研究。

有趣的現象是:不超標的站集中在維港兩岸及荃灣至葵涌一帶,相信受益於大帽山 — 獅子山 — 馬鞍山群山的屏障,遮擋了來自北方的污染。

至於二氧化氮污染,有六個一般監測站和全部三個路邊監測站超過全年長期指標(註二),位置見附圖。

  • 圖二:2018 年二氧化氮濃度超標監測站的分布
    o 190118 b2b

超標站的空間分布與臭氧幾乎剛好相反,超標站集中在維港兩岸和荃灣至葵涌一帶,另外加上新界西部的元朗和屯門。前者看來與本地排放有關,主要是交通運輸,後者則也許本地和外來影響都有,但是需要深入研究才能斷定。

綜合兩張圖,似乎住在香港注定逃避不了臭氧或二氧化氮污染的影響。

想減少本地臭氧水平超標,需要跨境協調大灣區的多個城市,共同減少排放會形成臭氧的污染物(氮氧化合物和揮發性有機化合物);至於降低二氧化氮則需要多在本地做功夫,尤其是從運輸人手,減少車輛的排放。政府已經計劃了一系列措施(註一),希望能盡快發生效用。

空氣污染有來自隣近地區,有來自本地,既要區域合作,也要自己做好本份。

註一:本港空氣污染情況改善,香港政府新聞網,2019 年 1 月 11 日。

註二:去年本港臭氧濃度破紀錄,經濟日報,2019 年 1 月 11 日。

註三:港每年千人遭 PM 2.5 臭氧催命,明報,2018 年 10 月 2 日。

註四:不能呼吸的空氣.多一點思考,《草雲居》,2015 年 8 月 24 日。

註五:8 月 8 日高污染日的氣象角度,《草雲居》,2015 年 8 月 10 日。

註六:污煙瘴的超強秋老虎,《草雲居》,2015 年 9 月 27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