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添生《六十歲 = 中年.羅致光之狂想曲》

一月份天色茫茫,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決定打破悶局,在電台一句語出驚人:「當大家都有一百二十歲的時候,六十歲的人就是『中年』,剛剛是人生的中間。」

羅局長智慧非凡,解說政策既離地又科幻

城中將近「登六」的老一輩聽到這話,如夢初醒,一傳十十傳百,傳到一位朋友的爸爸耳中。世伯今年六十三,家境不好,住劏房多年,本望可申請綜緩解燃眉之急,但羅局長近日卻要將長者綜援合資格年齡由六十歲提高至六十五歲。

局長多番向公眾解釋是為了理順各種老人福利的合資格年齡,但也不得要領,最終爆了這一句筆者以為在科幻故事中才能聽到的 Soundbite。

福利局長最忌離地,而羅局長果然有非凡人的智商,不但選擇以最離地的方式解說福利政策,更說到天馬行空。人類不知是何年之後平均壽命才有望達一百二十歲,但因政策改變提高年齡而喪失的救濟金,對老人家而言卻是即時的切膚之痛。​

若果六十歲仍然年輕得很,不做工就是懶人。林鄭特首、羅局長得到中央祝福,被委以重任,自然長做長有;但一天做十數小時的特首,和十數小時的保安清潔工當然截然不同,不過在林鄭特首、羅局長眼中都是服務大眾,勞動最光榮。

六十三歲伯伯與得不到政治紅利或在紅線以外的人一樣,想做也沒得做,收到消息後頓然失望。世伯問:「世上真有人活到一百二十歲?」,朋友慨嘆,老爸年少時沒受教育,不懂上網看新聞,前半生只做過紮鐵和司機等基層藍領,街坊你一言我一語說起「中年」,他才發現自己的前半生剛剛過去,餘下積蓄還要捱多半生,未到六十五歲已被嚇壞。

六十歲中年論的貢獻,讓大家多了幻想

怎樣也好,筆者要恭喜羅局長,你現在是本月之星了。羅局長偉論一出,大家都在 FF 六十歲人是中年的世界,多好。

六十歲人是中年,那麼四十歲盛女仍是少女,可以考慮六十歲後才成家,催婚壓力驟減。

六十歲人是中年,四十五歲的港男才是初出茅廬,可以做各行各業的見習生而不被恥笑,月薪不過萬五甚至賺着最低工資過活的,順理成章呀。成家立室這事嘛,可以拖到七八十歲,豬年新春拜年再也不怕親戚的問題,到時候一對對銀髮新郎新娘步進教堂,多浪漫。​

六十歲人是中年,譚詠麟、劉德華、杜德偉、許志安、伊健的個唱開不停,唱到一百歲,與歌迷齊齊緬懷八九十年代經典金曲集體回憶,再多患幾次感冒也不怕,初戀感覺無限 loop,來懷念過去總有樂趣。​

六十歲人是中年,政壇李克勤再選多廿年也不會被譏笑要坐關愛座。九十歲死去的人已是英年早逝,但政府會多謝您,因為這為政府節省了公共資源,綜緩名單上少了一個名,多好。​

生死有時,生在香港肯定生不逢時

不過,香港人活到九十歲也好一百二十歲也好,到頭來兩腳一伸,我們大都只成為統計數字的一部分。

據政府統計處數字,本港人口在 2018 年年中高達 745 萬,長者人口將由 2016 年的 116 萬升至 2036 年的 237 萬。六十至六十四歲的男性有 27.3 萬,女性有 28 萬。政府的算盤是如何的?有估計,收緊的政策第一年大約有 2 萬名長者受影響,新制度下每名六十至六十四歲長者每月少收 960 元,即政府首年可節省 2.3 億元。

問題是,財政司司長上月預計 2018 年政府將錄得 466 億元盈餘,面臨龐大盈餘,政治上節省這 2.3 億,說得過去嗎?

有些說話是事實,例如六十歲是一百二十歲的中間數,例如希特拉是民選出來的,例如我們勤奮的特首每天工作十數小時。但事實不代表適合由官員的嘴巴侃侃而談直說出來,尤其是時機不對時。這不叫直言,也不叫高智商,而是禍從口出。

  • 林添生, 相信「治大國如烹小鮮、 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 人生無小事, 堅持 common sense 可分析時局, 而 common sense is not so com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