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巨川《晚舟引渡日.加漢處死時》

國際政治講究的是實力,有時候也沒有道義可言。中國駐加拿大大使盧沙野將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被捕事件,定性為「有預謀的政治行動」,是美國對一家中國高科技企業的「政治追殺」,但中方對「主謀」老美無可奈何,反而對「幫兇」加拿大口誅筆伐,甚至疑似展開大報復。中方先是一日之內連抓兩名加拿大人,指控他們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活動,儘管當中的前外交官康明凱不久前還是北京座上賓,去年八月還獲得中共中央聯絡部副部長郭亞洲接見。最震撼的是,一名加拿大毒犯原被判刑十五年,上訴之後檢方突然發現新證據,發回重審,反而被判死刑。

中國刑訴法規定了「上訴不加刑」的准則。雖說此案表面不存在任何程序違法之處,但疑犯關押四年,去年十一月才判刑,上訴之後恰逢孟晚舟被捕,檢方馬上發現新證據,發回重審後一天,大連檢察院就提交了「補充起訴書」,大連法院速判速決,可謂「神速至極」。如果這樣,以後還有人敢上訴嗎?

儘管中方否認當中有政治操作,否認加籍毒犯判死與孟晚舟被捕有關,但這應驗了中方去年十二月緊急召見加國駐華大使揚言 —— 加拿大若不立即釋放孟晚舟,必將造成嚴重後果。

由於加拿大沒有死刑,在楓葉國引發震撼。加國總理杜魯多狠批中方「隨意」判決,並且聲稱獲得國際盟友的支持,結果反遭中方嘲諷缺乏法治精神。

不管如何,這已不是司法案件,也是外交事件、政治事件,令中加關係跌入冰點。杜魯多說太多的情緒語言也無濟於事,只能激化問題。回顧小杜總理的表現,確實嫩了點。加拿大雖然與美國有引渡協議,但接到美方拘捕孟晚舟的要求,應該知道這是一個政治與外交交織的燙手山芋。小杜總理應從國家利益出發,透過某些管道通知中方,讓孟別來加拿大。這樣,就不會搞到現在焦頭爛額,裡外不是人。他批評中方拘捕康明凱、反映中方未尊重外交豁免權,反而自取其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回應,康明凱不是現任外交官,是持普通護照、商務簽證來華,建議他表態前認真學習和研究《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和國際法,「不要似是而非,貽笑大方」。

不管是兩名加國公民被捕,還是加漢判死,應該直接與中方斡旋,而不是光尋求國際協助,或者痛斥北京。那些西方國家最多口頭支持下,沒有一個願意為了加拿大去叫板中國的。

不要以為中方不敢處死加籍毒犯,幾年前中國就不顧英國抗議,處死一名英國毒犯。不過,這名加籍毒犯已經上訴,仍有免死空間,其死刑是否執行,說白了就是孟晚舟是否引渡美國。換言之:晚舟引渡日,加漢處死時。

中國與加拿大二零一六年成立了加中高層國家安全和法治對話小組,旨在幫助兩國討論執法和領事案件等問題。加拿大「中國通」,前駐華大使趙樸(Guy Saint-Jacques)建議,加拿大應該直接與中方接觸,對話小組必需盡快會晤,共同謀求解決之道。

這是個可取的建議。總而言之,中加罵戰升級,無助解決問題,雙方都應該頭腦冷靜,尋求可行的方案。加拿大雖然司法獨立,但法官在判決是否讓孟晚舟引渡到美國,也不得不考慮到國家利益,顧及還有三名國民在中方手中。

  • 柳巨川,長期從事中國新聞編採工作,曾駐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