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偉《人道.六》

前文:


天音最後以一級榮譽畢業,她滿懷天使的心去發履歷,只是求職之路有點崎嶇。她要求月薪二萬,小型的寵物護理店出不起這個價錢,大型的寵物護理連鎖店有資金出這個價錢,天音卻缺少十年以上的行醫及行政經驗。天音的同學能力不及她,可是要求不高,很快已找到工作,天音卻逐步減少自己期望的薪金,由二萬到萬九,由萬九到萬八,最後減到一萬,是她最初的預期的一半。天音減價的速度太慢,現在距離她畢業,已差不多有七個月,一間在太平道的小型寵物護理店請了她。

天音第一份工作是很刻苦,護理店早上十時開門,晚上九時關門,扣除一小時午膳時間,她每天工作十小時,猶幸天音喜歡這份工作…… 是的,她剛開始在護理店工作,她是很喜歡的。她看見有病的動物,花一小時為牠們診斷,解答主人的問題,主人都讚嘆天音細心有耐性,與其他獸醫相比,尤醫生多花半個小時與他們還有動物聊。她問:你哪裏不舒服呀?說完便溫柔地按壓寵物身體,為牠們診斷病情。有些很畏生人的動物,面對天音都不恐懼了,主人都唧唧讚奇。

天音抱持信望愛的信念治療動物,她雖是新醫生,可是醫術不錯,大多數動物在見過天音後,拎過藥,回家休養,很快康復,不用再光顧天音的護理店。

天音誠懇努力地工作,很快成為太平道最受歡迎的醫生。她每天將十小時分配給十隻動物,全心全意治療牠們,是一個獸醫的好榜樣。天音將巴西龜的假山放在診療室,有時太累,她看看假山,記起往昔與巴西龜共渡的時光,便倦意全消。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天音雖然與有病的寵物聊天,她只能與寵物聊一些普通的話題,你好嗎?你很可愛!主人一定很疼你。可是她不能問一些與牠們的健康無關的問題,譬如主人對你們好不好?主人有沒有打你?天音也不能在主人面前對寵物抒發心底鬱悶,她不能對牠們說有點記掛巴西龜,也不能對牠們說自己下班後如何失落。天音不可以讓寵物主人知道她的內心秘密。

她固然寂寞。天音下班回家,爹哋與媽咪多數早已吃過飯,回各自的書房繼續未完成的工作,接手露露工作的菲傭雲妮莎生性寡言,而且習慣早睡,她為天音弄熱留下的飯後,便回房間睡。天音獨個兒吃晚飯,開著電視看 Discovery Channel 的動物紀錄片,吃完後靜靜把碗碟放在洗滌盆用水浸著,便回睡房。

房間大,回音也響,整間睡房空洞洞的。天音聽到自己的呼吸聲,還有鬧鐘的聲音。她的房間在雲妮莎清潔下一塵不染,沒有蟑螂,沒有螞蟻,沒有其他昆蟲,唯有天音與空氣中的細菌有生命,可是她沒有心思面對細菌說心事。天音因為家中缺少人氣,她寧願在護理店過日辰。她慢慢習慣計算著自己還有多久要下班 ── 一隻動物、兩隻動物、三隻動物,只剩下一隻動物她就要下班了,還要過十三個小時,她才可以與小動物見面,她不捨得,所以在處理當天最後一隻動物時,也是天音最溫柔的時刻。

天音對時間的關懷,慢慢成為她生活中的習慣,她開始倒數工作幾時結束,她太不捨得下班了。

待續。

  • 黃可偉,線報博客,本土文學人。